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前言

在清朝历史的长河中,雍正乃是一位充满传奇与权谋的皇帝。然而,他的儿子却在一次看似平凡的举动中犯下了一个让整个王室陷入风波的大错。

这不起眼的一磕头,却成为雍正儿子命运逆转的分水岭。乾隆偶然目睹这一幕,随之而来的是大祸临头,皇室的命运也因此而发生了不可预知的改变。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一、弘曕沐浴从兄乾隆帝的宠信

1748年,雍正帝驾崩,弘曕的兄长弘历继位,是为乾隆帝。尽管二人母体不同,乾隆帝还是十分宠爱这个最小的弟弟。

在乾隆帝的悉心照拂下,弘曕得以在宫中与乾隆帝的儿子们一起生活学习。乾隆更是亲自选择名师沈德潜来指导弘曕的学业,使得弘曕的诗词造诣日益增进。他广泛涉猎书籍,建立自己丰富的书房收藏。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乾隆十分欣慰弘曕的成长,更加宠信他,任命他担任武英殿大学士、管理圆明园护军和造办处等要职。两人亲密无间,乾隆甚至有意培养弘曕参政。

然而弘曕内心深处,也隐隐对乾隆怀有些许敬畏和距离感。有一次,乾隆正在圆明园巡视,走进花园想与玩耍的弘曕说几句话。远远看到龙袍人影的弘曕,吓得拔腿就跑,让乾隆感到些许失落和恼火。这份敬畏之情,在日后弘曕面临乾隆追责的时候,再次体现。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二、恃宠行威,弘曕堕落演变

承袭果亲王爵位后,弘曕手握大权,却也逐渐蜕变。他仗着乾隆帝的宠信,放荡行为,搜刮百姓财富,为开采煤炭强占农田,丝毫不顾民生疾苦。

这些作为,渐渐触怒了乾隆帝的底线。1763年,弘曕参与盐商高恒的人参牟利案,彻底激怒了皇上。乾隆深入调查,发现弘曕私自强占民财的种种劣迹,决定严惩。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三、弘曕一跪,自尊尽毁

1765年的一天,弘曕与兄弘昼一同去给皇太后请安。彼时弘曕还沉浸在自己的威信中,竟把礼数抛诸脑后,在皇太后的座位旁坐了下来。

这一举动,被恰巧前来的乾隆帝尽收眼底。乾隆厉声斥责,立即降弘曕为贝勒,撤去官职,并同时责罚弘昼三年俸禄。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四、垂死弘曕,乾隆帝泪下悔恨

自尊受挫的弘曕,一蹶不振,大病缠身。乾隆帝得知弘曕生命垂危,亲自探望,激动痛哭。弘曕见乾隆到来,吓得跪地谢罪,乞求宽恕。乾隆心中百感交集,怜爱之情油然而生,立即恢复他的郡王封号,希望他能康复。然而时过境迁,弘曕终究未能熬过这场大病,于1765年去世。

当乾隆从南巡半路上,接到弘曕死讯的时候,愧疚和悔恨淹没了他。曾几何时,他视这个弟弟如同亲生骨肉,今日弘曕竟以这般方式离世,乾隆的心,久久难平。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五、风流忏悔?乾隆的做法有违其初衷

弘曕的悲剧让人不胜唏嘘。然而,我们在哀叹的同时,不禁也要追问:乾隆对弘曕,到底抱持着怎样的心态?他有意无意中,也推波助澜了弘曕走上绝路吗?追溯当年,弘曕初来乍到,乾隆视如己出,大事小情悉心呵护。诗书典籍,师资人选,统统用心备至。

可就在弘曕渐长,乾隆却好似有意矮化弟弟的政绩。力图让弘曕一直围绕在自己翼下,难登大雅之堂。这一切的缘由,在于乾隆的嫉妒之心。当时清廷文武全才之士辈出,然而独独乾隆帝的几个儿子,并无太大建树。这成为他心头一块疙瘩。

于是乾隆渴望从弘曕身上寻得精神慰藉。他为弘曕精心准备朝路,却也在潜意识里不希望弘曕超越自己的儿子。这种心理,让乾隆在教导弘曕的同时,也悄悄给他设下了局限。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六、宠信下的孤独,弘曕内心的苦痛

若论乾隆对弘曕的宠爱,当真毋庸置疑。然而,这番宠爱中,却隐藏着弘曕难言的苦楚。在乾隆似父非父,似兄非兄的关怀下,弘曕处处矛盾。他既是皇亲国戚,又始终无法跨入皇子圈子。想亲,有距离在;想远,离不开乾隆。

于是弘曕渐渐在宫廷生活中产生了隔阂感。他无法参与皇子们打猎走马的嬉笑打闹;读书之余,也无知己挚友与诗词歌赋。

武英殿大学士的美名下,隐藏着孤独寂寞。这种出走内心的隔绝,让弘曕性情大变。他不再是当年读书谦和的好学子,而是渐渐张狂跋扈起来。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七、溺爱煽风点火,乾隆亦难辞其咎

若论弘曕从君子渐趋小人的蜕变,乾隆作为长兄,也难辞其咎。乾隆宠信弘曕,目的原是想培养一个辅政之才。奈何好景不长,弘曕未经风霜的娇贵作祟,渐渐暴露他骄奢淫逸的本性。

乾隆意欲笼络人心,一时宽纵了弘曕过分的作为。等弘曕钻了空子,贪婪之心膨胀如浪,想要回转已迟。正如古人所云:溺爱之恩,其害且大。乾隆对弘曕过度眷顾,反倒成就了一个暴君。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八、父子情深?还是利用之计?

当弘曕被贬黜,垂危病榻之时,乾隆眼露慈悲,立时饶恕,恢复其郡王之位。这一系列举动,足见乾隆对弘曕的宠爱从未改变。然则笔者不禁要问,这番关怀,还是出于血脉相承的父子之情?

抑或,这只是乾隆权谋上的另一番运算——通过宽大处理,来收买人心,维稳局面?乾隆此举,的确善待了弘曕;却也在某种程度上,把弘曕仅剩的尊严夺走。

他重新施舍了弘曕一个头衔,却不会真正宽恕弘曕的罪过;不是弘曕死后,还要再次剥夺他的郡王之位,改赠其贝勒吗?种种迹象显示,乾隆并未因弘曕之死而自责或忏悔。他笼络人心的手段,成功达成了目的,弘曕这个棋子,也随之丢弃。

雍正的儿子磕了一个头,正好被乾隆看见,从此大祸临头

九、结语

弘曕之死,亦折射出乾隆朝廷的种种弊病。文官武将们表面恭顺,内心却都在盘算着如何从皇权中捞取好处。其中充满了腐朽气息。

就连手足骨肉间都难免尔虞我诈。何来天长地久?不过是一场朝堂浮云,情谊无物。人生最怕从高处坠落,弘曕从承受皇恩到背负罪名,最终身死族裂,悲哀至极。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弘曕?是恃宠生骄使他蜕变,还是权势的美酒最终令他醉生梦死?

历史的长流里,弘曕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但他的故事警示着后人:莫被权势迷惑,更不可好大喜功。如此或许可以避免悲剧重演,亦可保全一个人本真的本性。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14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