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前言

千年前,苏轼一见友人妻子如花似玉,心中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他毫不掩饰地将对美的赞美之情化作一首绝妙的词。这首词不仅在那个时代掀起了不小的轰动,更感动了世人至今。然而,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心酸与泪水?他们的情感与友情又经历了怎样的考验与磨砺?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苏轼、王巩,老友千日,又灿烂又寂寞

天下英雄出少年,而天下文豪,也多浴血奋战,摇摇抖抖,方得大器晚成,方能留得脚印深邃,方留得书卷气清奇。苏轼,豪放洒脱笔锋,自有一番江山气象。王巩,温润秀丽体韵,也颇得风花雪月清绝。二人一老一少,一壮一童,却隔江相会,鹤唳风声。 只一眼,只一句,便知彼此相投。

苏轼大笑,倒酒劝王巩。王巩笑迎,呼应一声。酒酣词咏,诗兴大发。一醉方休,已是铁板一块。遇困难,彼此扶持,遭不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后,笑谈从此不同。你说浮世沧桑,我说红尘烟雨。岁月匆匆,我们断而不离。千日好友,欢畅悲苦,尽在此生此际。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王巩与宇文柔奴:一歌一舞,不离不弃

王巩在书斋中正案而坐,习为常事。忽闻歌声清越,窗外一妙龄女子翩然而至。修眉朗目,如初生柳枝般婀娜多姿。歌声忽起,王巩浑然清醒。女子见状,躬身行礼,自号宇文柔奴。王巩心念一动,收其于门下为歌妓。

宇文柔奴博学善思,通晓乐律,倾国倾城之色。王巩越发眷爱之。柔奴珍视王巩知遇之恩,日夜执歌侍奉,颇得王巩欢心。柔奴性情温婉,善解人意,颇得妾室喜爱。王巩见柔奴穆静如水,知遇知止,眼中异光渐起。

此后,柔奴得以独立一室,王巩倾心于她,不再有他心。妾室无不眼红,然柔奴自觉分寸,终日穿针引线,照应王巩起居饮食。世俗褒贬无关,柔奴不变初心,王巩亦未尝变。渐渐的,柔奴已成王巩心中所系。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王巩遭逢惨变,柔奴毅然相随

有生之年,王巩郁郁,终于敢前去请学于苏轼。苏轼一见,大喜,拍案叱咤:此吾知音也! 然转瞬即逝,一反常态。元丰年中,二人遭贬谪遥远他乡,功名利禄尽作浮云,唯有知音不渝。

一言一行致人终身,王巩自此没入苦海。官府前来收缴印绶,王巩不得不立时启程远赴岭南。急匆匆收拾行装,妾室无一人愿相随。

独有宇文柔奴含泪而来,哽咽道:柔奴愿倾尽所有相随郎君远离故土,岭南虽未闻听,然可以凭一片赤诚之心扶持郎君度过难关......此后生死,柔奴绝不离弃。王巩悲从中来,将柔奴揽入怀中,二人相拥痛哭。当日清理门户,唯独留下宇文柔奴与王巩远走高飞。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苏轼与宇文柔奴相遇记:一问一答,词成千古绝句

六年后,王巩从谪地北归,重掌印绶,苦尽甘来。苏轼王巩,泪尽笑来,相互搀扶着缅怀旧时光。王巩置办酒宴款待,邀请故交欢聚。席间举杯,言笑晏如,意气风发如同从前。王巩满面红光,兴高采烈地向来宾颇为夸耀近日惬意。而此时一位绝色佳人悄然而至,轻托美酒,眉目传情。

苏轼仔细上下审视,这不是他的知音暗恋的宇文柔奴么。六年风霜未曾在那张秀美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增添了几分婉约脱俗的态度。眉目如初,丰韵不改,宛如身在蓬莱仙境。

苏轼寻思,这个女子,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得到王巩如此倾心。于是试探着开口问她在岭南风土如何。柔奴静静地回望,微微一笑,转眸星光灿烂:此心安处,便是我的故乡。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然道破红尘万般滋味。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苏轼如遭雷劈,登时醍醐灌顶。原来她的独特之处,正是那超然物外的淡泊和洒脱啊。六年风霜历练,使她拥有了透过红尘看世界的睿智双眸。王巩得此知音,实为莫大幸事。

苏轼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荡,当即取纸笔写就《定风波》一词,以赞美柔奴超世离群的气质。词成,苏轼神采奕奕,口若悬河地朗诵出来。宇文柔奴面上一片红云,羞得无地自容。

这一问一答,这一曲传世佳作,歌化成千古绝唱。苏轼定风波,以婉转抒情的词调,流露并歌颂了他对宇文柔奴高洁性情的称颂和赞叹之情。宇文柔奴稳重内敛中透出的灵秀聪慧和独立人格,也成为这个时代女性的人生典范。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千载佳话,韵味依旧

此后,三人各奔东西,江山代谢,沧海桑田。苏轼东坡居士大名鼎鼎,王巩终老终穷,宇文柔奴歌声绝响。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三人故事如断浪缤纷,却又在苏轼笔墨下化为千古绝唱。

一曲词,几许人生喜怒哀乐,几许深情厚谊。岂有如许动人心魄。苏轼定风波,穿越了千年岁月变迁,依然忠实地保留着苏轼对宇文柔奴那份由衷的赞美、敬佩和喟叹。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宇文柔奴无言的坚贞不渝,王巩视如命根的痴情,都在苏轼抒情性、描写性极强的笔触下活灵活现。 我们不能触及的,是沧海一粟般匆匆流逝的三人真实人生,却可以通过苏轼的词文,依稀看到他们生命中或悲或喜的点点滴滴。

一首词,承载了太多故事,太多情义;一首词,传颂了太多真挚,太多质朴。千载之后,苏轼笔下定风波,依然折射着人性中最动人的部分。岂有一词,超越苏词;岂有一词,凝结三生。

苏轼见到友人妻子漂亮,羡慕之余写下一首词,感动世人近千年

结语

随着历史的悠长河流,一段动人的故事在千年时光中被传颂不衰,那是苏轼、王巩和宇文柔奴的故事。这三个不同身份、背景却因缘际会的人物,共同编织了一曲千古绝唱。

苏轼的《定风波》如同激荡的江水,流淌着对宇文柔奴美丽的歌颂,同时也是对坚韧人性、忠贞爱情的颂扬。这首千古传颂的词作,超越了岁月的长河,成为永不磨灭的文学典范。

宇文柔奴,曾经的歌妓,以她的才情和坚贞不屈,成为了爱情和生活的典范。她与王巩的坚守,告诉我们在艰难险阻中,只要心中怀揣爱与信念,无论身处何地,都是心之所向的故乡。而苏轼与王巩深厚的友情,更是演绎了人生旅途中最为珍贵的情感纽带。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26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