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前言

在梁山108将之中,有一位令人唾弃的人物,他的阴毒手段令人胆寒。出卖兄弟、投靠奸臣,最终沦为走狗,这位人物在义贼之中可谓最为令人痛心的背叛者。

他的行径不仅遭到了梁山英雄的鄙夷,更成为宋江眼中的污点。他是如何在英雄之中保持低调,却在宋江死后崭露头角的?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一、投亲不忠,害死挚友

登州城中从不缺少武艺高强之辈。那病尉迟是城中当官人家的公子,本已是当地提辖,却不知何故染上毒瘾,沦为了瘾君子。或许是这般身份令他看不起族中一伙凡夫俗子,平日里便不甚理会。唯独因为有个妻舅做了牢狱的狱史,时常还要仗着他这个赵家人的势力作威作福,这才稍稍亲近。那狱史便是乐和此人。

乐和生得一副英气逼人的相貌,性子又颇为聪慧,本可出人头地,奈何最终也只混得个小官职,不免有几分怨气。想来生在那等家族,平生只会活在别人荫蔽下,恐也难免自卑。为此总想着一展身手,半点不懂审时度势。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那日,一对表兄弟被城中豪强所害,锒铛入狱。乐和既是眼红他们兄弟俩混得通天,自己却要被比下去;又想借此机会出风头,便擅自开了牢房放了人。谁知事发之后害得尉迟被革了官职,一家老小只得上梁山充插翅虎了。

尉迟倒也不是没想过家中还有个妻舅是狱史,只怕这人若真被牵连进来,整个家族都难逃一死。谁知乐和如今反倒成了那害他们一家人翻覆家业的罪魁祸首。眼见自己官职不保,只能带着爱妻顾氏逃命去了。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那顾氏生得标致,人又颇有姿色,尉迟当初正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这才有了结为连理的念头。他本是一心只想与她过这平淡日子,却不想今日一切皆因这妻舅而起。

尉迟是个极重情义之人,他虽不甚喜那妻舅,却也从不抱怨。平日里也只当那是自家亲人,对他不薄。谁知今日一出事,自己竟是害了这许多人。那妻舅也不过是图个小利,却害了自己家族几世基业。他心中难免怨愤,却也没了指责之力。只得带着一家老小在荒山野岭中辗转,想找个地方藏身。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二、忠心难回,上梁山混日子

消息传出城中后,那些与尉迟走得近的家臣朋友们无不为他们捏一把汗。那乐和生性怕事,混在官場中惹不起是非,便只得找那些天罡星叫花子帮忙,好保自己全身而退。那几人虽是尉迟的心腹,却也顾不上什么情面,只怕这事越闹越大,自己也难逃干系。当即便托了梁山水泊上的大盗宋江,将他们一行人送了进去。

梁山这地方,可谓是聚集了天下最彪悍的人等。那宋公明生得一表人材,言谈举止更是不俗。平日里待人热络,又最看重义气,让那尉迟他们暂且在这山上歇歇脚,也算个落脚处。宋江此举,无疑是将尉迟之人拉拢到自己一边,好似多了几员大将。尉迟性格坦荡,也不计较以往种种,便只当是投靠了救命恩人,从此便混在这山泊之中过起了日子。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梁山这地方多是些无法无天之人,虽有宋公明坐镇,却也免不了有些龌龊事。那尉迟性子正直,又是个极重情义之人,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无奈自己带了一家老小在此受荫,也只得忍气吞声,混日子罢了。再者这山泊中人才济济,自己若真不乐意,那宋公明又岂会强人所难。想来,暂且歇歇脚,也不失为个好选择。

那乐和此人却是暗自窃喜。他本只是个小小牢头,今日好不容易使了点手段,竟将这人事牵扯得天翻地覆。自己却依然衣食无忧,倒也算得个机缘。能上这梁山水泊过日子,想来日后好做文章。今日尉迟的遭遇,不知昭示了多少人的命运。要知这红尘中从来没有不散的宴席,谁人又能料到这人生起伏云云。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三、难展雄图

这山泊上最不缺的便是些绝世武功,那尉迟便也混在了一群猛士之中。男儿本就向往这般生活,更何况那宋公明待他们一伙人也极好。尉迟性格直爽,武艺高强,很快便在这群豪杰之中站稳了脚跟,跻身梁山泊十大头领之列。再者,有他这等猛将坐镇,梁山实力也更加壮大。宋公明自是极为倚重。

那尉迟手下还带着个妹夫乐和,这人虽未如尉迟般武艺彪炳,却也是个足智多谋之人。只因讨好尉迟,平日里对他极好。尉迟那妻子顾氏待他亦如己出,两家一直维持着和乐融融之态。三人皆知那乐和的行径不甚正派,今日能有今日,亦多亏了他暗中运作。只是无人戳破这层窗户纸,大家都过得自在便罢。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那乐和此人生得一副绝色相貌,举手投足更是翩翩公子一个。他那双会说话的桃花眼最是能迷人心智,再加之他确实会些乐器,平日里便给这伙人作乐助兴。梁山群豪平日里打打杀杀,能有人作乐,自是开心。再加之这人武艺亦不差,便也混得一个头领的名头,跟在尉迟麾下过活。

那宋公明最看重的便是忠心,又最喜与人诉说心声。他见这乐和生得标致,性格又出众,便也常与他说些心里话。乐和也知趣,会说会道,很快便与宋公明熟稔起来。再加之他姻亲尉迟在山上地位不低,宋公明自是亲睐有加。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若是放在往日,乐和定要好好施展手段,争取在这梁山泊中一展宏图。只因今日大势已去,自己家族势力早已落空,想要再立足也难。

再说宋公明处事圆滑,又极宠信手下狗腿子,乐和这样的人想要在梁山中出头,只怕也会被戳穿真面目。王伦、万条动之徒便是铁证。想来只需安安分分打打架,混日子便是。管他权势荣华,自己反正已是万人之上。再者,那宋公明最爱重兄道义,自己若是卖他个人情,说不定最后还能全身而退,那才是上策。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四、退隐深闺,保全自家

梁山这地方平日里忙忙碌碌,那宋公明带人出生入死作战,劫富济贫,忙得不可开交。乐和姑且随波逐流,混在这一群人之中,倒也算得清闲。那尉迟夫妇平日里也与他和和气气,不提旧事。

这日梁山泊来了个小孩,自称是宋公明的儿子小宋公明。那乐和本是最喜小娃娃的,见了小娃娃更是喜欢。那小娃娃也喜他,总缠着他说长道短。两人打得火热,渐渐混了个伯伯娃娃的名头。小娃娃更是越发喜他,每日只知黏他,乐和自是高兴。那尉迟与顾氏也喜这小娃娃亲他,添个玩伴也好。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乐和原本心细如发,却不知何故,前些日子听信风言风语,在这小娃娃跟前说些不中听的话语,惹得这小娃娃伤心离去。那宋公明知道后,自是责备他不当。乐和这人向来圆滑,哪里受过这等指责,当下只觉得有些难堪。

如今宋江的势力越发壮大,自己难保哪日会失了用处,那时只怕要遭殃。再者当日自己置尉迟于不顾,如今做了这等出格之事,只怕尉迟夫妇也要记恨自己。两家原本勉强维持得平和,似乎也要岌岌可危。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这日宋公明率众出战,乐和心中犯嘀咕,只觉得难保哪日自己会遭殃。他虽然聪明过人,却向来只会尔虞我诈,哪里是这等猛士的对手。自己若真与他们翻脸,后果不堪设想。再说这尉迟一家也未必还会原谅自己,想来只有退而求其次。便与宋公明略略坦白几句心意,说自己父母在故乡,想要回去奉养晚年。

那宋公明性子仗义,哪里晓得他这等心机。乐和又说得委婉,他听后颇为动容,当下便批了归乡。谁知乐和暗地里早就打点妥帖,等到宋公明班师回营之时,他早已人去楼空。只帮宋公明留了个人情,说日后有事尽管差遣。宋公明忙于军务,也就没有深究。待得后来听闻这乐和投了朝廷奸臣高俅,自己方才恍然大悟,被他算计一场。只是为时已晚,一切也无可挽回。

梁山上此人最阴毒,出卖兄弟,被宋江鄙视,最终投靠奸臣沦为走狗

结语

红尘中荣华离别,腐朽骨肉长眠黄土;雄鹰终老山岗头,狐狸却得晚景无限好。年少多好,那些轰轰烈烈的俠士,鱼贯而来,又鱼贯离去。这世间哪有永远不散的筵席?它们只成就了彼此,也只记得彼此。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27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