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对于美国的枪支泛滥,国内公知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套逻辑,「持枪是民众维护自身合法权利,制衡和对抗公权力的最后手段,即使社会要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按照这种脑回路,要是每个美国人都拥有一颗原子弹,岂不是就能实现社会绝对的公平正义,美国为什么不人手一颗呢?

这不是批判性思维,只是单纯的缺乏人性,限制和规范政府权力从来都要依靠法治和社会监督,而不是暴力。

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且不论持枪是否能保障个人权利,就先看看这些年美国人所付出的代价。

去年,根据「枪支暴力档案」的数据,美国共发生了647起大规模枪击案(死亡人数在4人或以上),共有2.02万人在各类枪击事件中丧生,还有2.4万人持枪自杀,平均每天有121人死在枪口下。

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去年5月24日,美国德州一名18岁的高中生在家枪伤了自己的祖母后,驾车来到一所小学屠杀了21人,其中包括19名小学生;

两天之后,佛州一名2岁的婴儿在家发现一把上膛的手枪,意外开枪打死了自己的父亲。

疫情前的2015—2019年,美国平均每天约有105人死于枪击,近两年数字开始上升到120人左右,比如,今年截至7月底,共有2.52万人死于枪击,平均每天119人。

这中间,川普应该背多少锅呢?

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当前,美国民间已经约有4亿把枪,平均人手1.2把,是同样痴迷于持枪权的加拿大的3倍,法国和德国的6倍,巴西和阿根廷的15倍,日本的400倍。

不仅枪多,美国社会对枪支管理还相当宽松,甚至可以说是随意,在大多数州,买枪都不需要登记,就像买一颗糖或一包烟一样轻松和寻常,更不要说对购枪者进行资格审查了。

作为对比,一个加拿大人想要购枪,要首先出示无犯罪记录和心理健康证明,然后通过考试和培训,才能由国家颁发「枪牌」,持证上岗。

日本做得更甚。在以上步骤之外,日本还会调查你的社会关系,持枪者必须将保存枪支弹药的地点告知警察,要把用完的弹夹交回来才能买新子弹,每三年枪牌作废一次。

如此苛刻,以至于连日本黑帮都不愿意用枪,不过讽刺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被枪击身亡。

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正是由于如此泛滥和缺乏管制,美国枪杀案发生的比例要比所有发达国家的总和还要再高出25倍,多少人是正吃着火锅、唱着歌,结果就被不知道从哪射出来的子弹带走了生命。

公知们不是特别喜欢移民美国吗,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还能淡然地用「代价和值得」这样的词汇轻松带过吗?

而且即便有枪,30年来,工人们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资本家将制造业迁出美国,看着全球化的红利全被华尔街和硅谷赚走,看着高通胀不断蚕食着工资的实际购买力。

很好奇,他们到底用枪为自己争取到了什么权益,走在路上胆战心惊的权益吗?

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一眼看出枪支问题是美国社会的顽疾,而不是什么制度优势。根据民调,有超过70%的美国人都赞同实行更严格的枪支管控,但在将民意转化为立法的过程中,多年来,美国国会一事无成。

至少在枪支管控这一领域,美国的民主已经陷入瘫痪,没得救了。

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每天有120人、历史上有4位总统死于枪击,如此惨痛的现状和经历,多年来美国社会竟然熟视无睹、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竟然颇有些难于登天的意思。

毕竟在一个正常国家,往往一次这样惨痛的经历,就足以推动更严格的枪支管控了。

比如,1996年,澳大利亚的一个逃犯在景区持枪乱射,杀害了35名游客。当年内,澳洲就推行了更严格的枪支管理,并开始从民间大量回购,最终使得民间枪械减少了三成。

一般流行的说法是认为,之所以难有成效,是因为持枪权是美国国父们写入开国宪法中的,持枪被视为某种自由的象征,包括开头讲的,是民众对抗强权的最后一道保障。

这种看法相当肤浅。自美国建立以来,宪法已经被修改过27次,华盛顿们再伟大,也不可能料想到两百年后的状况,今天的美国人也不会傻到将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当成金科玉律。

更不要说,「持枪就能维护个人权益」这种观点,在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早就没有市场了,正如上面所说的,长年来,超过7成的美国人都赞同实行更严格的枪支管理。

每天有120人死于枪击,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70%的共识在美国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有多高?要知道,即便是过去三十年来最出色的总统克林顿(就是那位有桃色新闻的总统),他巅峰时期的支持率也不到7成,现在的拜登更是只有4成上下。

本质上,要归咎于美国的两党制和社会撕裂。持枪权是共和党得到核心主张之一,除非民主党也用它的核心主张(比如全球化和大政府)进行妥协,否则两党永远也不会达成共识。

但共和党一旦放弃该政见,也就意味着这个党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像西方社会中的工党,如果放弃为工人谋权益的主张,这个党就无法立足一样。

简言之,在控枪这个议题上,美国社会已经被两党制给绑架了,那些死在枪口下冤魂,完全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是政客们翻云覆雨的代价。

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问题仍然无解。

原创文章,作者:子业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32.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