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前言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着许多英勇的将领,然而偶尔也会有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转折。薛仁贵,大唐的虎贲之将,被誉为战神,然而在大非川之战中,却遭遇了一场无法想象的覆灭。

一将无能,竟然拖累了整个三军,大唐的虎贲在这场战争中遭受了空前的重创。这个曾经英勇无敌的将领,居然因为一时之失,导致了军队的溃败。究竟是何原因让薛仁贵陷入如此窘境?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武功高强却丧师败将,薛仁贵为何铸成这般命运

薛仁贵,字镘之,河北阳原人氏。自幼骁勇善战,历任虎贲郎将、左武卫大将军,诸历险胜利,屡建奇功。披荆斩棘,百转千回间,他为大唐收复了失地,守住了疆土,打通了西域要冲。

他的名字响彻长安大街小巷,声名远播外域,被誉为大唐天子左右手,尊为西域之王。一生最辉煌之时,他竟率十万雄师覆灭,魂断他乡!英勇之名化为亡国之祸,西域霸主以败将之名命终长安塔下。神勇之师竟覆于弱敌之手,引发大唐江山几近覆灭。是何人之过?是何事之咎?历史定将给予严正审判。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天不存亡国,唐朝岂能轻易覆灭

大食倾兵深入,连下数城,唐境内拥兵自重者伺机而动。群雄并起,四面楚歌,唐室国运似已走到尽头。而大唐江山郁郁,岂是轻易可覆的?历经动荡之后,英主李隆基克复长安,平定王朝混乱局面。

强敌当前,唐主亲率大军迎战,大破回纥,扫清四方异族,四海升平。最终东方盛世又启新篇,大唐江山再度繁荣富强。薛仁贵丧师一事虽堪称大劫,却也折射出大唐根基之深厚,唐室气运之隆长也。薛公败退之时,正是唐朝最黑暗之期,亡国之局虽始于薛公败北,却也终于英主盛世。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安史之乱与盛世终结

中兴之主,高宗李治驾崩,临세之年唐室显得气血渐渐衰竭。太子李显即位后放纵太甚,朝政日非。这正是藩镇妄自尊大,外敌觊觎疆土之机。

大食新王阿布穆斯林联合突厥,遣大军深入安西四镇。边城陷落,战火蔓延,安西都护府危在旦夕。唐廷选派西域之王薛仁贵再度出任安西大都护,企图依靠其威望稳定局势。然而强敌当前,唐政府内斗频生,西域河西诸镇早已名存实亡。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频繁的兴衰,唐室的盛衰历历在目。自高宗驾崩,武则天临朝称制,政局日渐混乱。河西、陇右、北庭各镇藩帅资历深厚,智勇双全,几乎形同半独立。朝廷难以节制。时间一长,武则天的力不从心也渐露端倪。安史之乱从此而起。

河北安史成德崛起,很快占据河北三镇,直逼长安。襄王与太子避居渭北,河北全境几乎丧失。唐廷此刻无暇再顾西域,全力对付大食,是无稽之谈了。西域之旅,难道注定凄凉收场?西域雄师,难道必然覆灭殆尽?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臣子用命,西域之王誓死报国

恰在此时,唐廷诏令西域长史薛仁贵率领十万大军前去大非川,与大食主力决一死战。唐朝国破家亡在即,朝廷内忧外患之下,此举无异于送死。

然而忠义之臣岂能计较得失?既奉诏命,薛公只得率领十万雄师西行,誓死保卫唐土。时已戊戌年冬,大军在严寒之中西进,途中遭遇阻拦与袭扰接二连三,人马憔悴不堪。待到终于行至大非川时,大军仅存六万,寒锐难当。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大食军早已布阵以待,十二万精兵气势如虹。大战在即,薛仁贵苦苦思索出奇制胜之策。十万雄师此行肩负国运与人心,唯一先锋,唯一希望。

西域群臣对此寄予厚望。大唐江山,也系于薛公此番西征。而进军至此已无路退,大食十二万大军久候多时,必然势如破竹。十万雄师又将身陷绝境,唯有背水一战。这一仗,定乾坤!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祸起萧墙,卒难回天

壬子年春,大战终于在大非川爆发。寒来暑往,春秋争霸,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大食诸王也深知其中的玄机,事先布下天罗地网。

薛仁贵亦奋勇当先,誓与大食死战到底。然而天不随人愿,大食廖化祸心,数十万兵马凭借地利将十万雄师包围。薛仁贵奋勇突围却无法成功,十万雄师只能挥泪奋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这场大战酣战三日三夜,唐军死伤过半。大食围困愈紧,十万雄师已无法突围。薛公自知大势已去,只得退守大河之滨决一死战。

文始元年的一个清晨,薛仁贵高举唐旗独自冲入重围,与数十大食精锐单挑。连番杀退来犯,已断臂残肢。终因实在寡不敌众,在兵刃累累之下壮烈成仁。至此,西域十万雄师覆灭,唐朝在西域的统治宣告结束。英雄虽死,精神长存。薛公忠勇之魂,将永远镌刻在西域大河滨。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一代悲歌,英雄末路何以至此

功败垂成,最是累世英雄伤感处。一个精忠报国的大唐名将,一个威震外域的西域霸主,岂能以这样的方式划上休止符?功成霸业,却偏偏走向败北。围城之下,十万雄师覆没,西域霸主成仁异域他乡。足可唱断肠人,又叫人扪心自问——

一生最辉煌之时,西域霸主为何铸成这般命运?既是一方之主,为何逢此际遇?既能威震域外,又为何丧师于此?功成名就之后,又为何走上无奈末路?诸多迷离往事,历历在目,令人扼腕叹息!

一将无能,拖累三军,薛仁贵兵败大非川,10万大唐虎贲全军覆灭

结语

人算不如天算,蝼蚁之力终难回天。国破山河在,江山社稷危在旦夕之时,唯有依靠民心。然而此刻正值安史之乱,唐廷腐朽积弱已甚。河北之变,令唐帝国一蹶不振。此番西征,无异于以卵击石。纵然薛公再勇,又岂能匹敌全盛之大食十二万大军?普天之下再无英雄可称,此一败也在情理之中了。

大唐衰微,战败在所难免。蝼蚁之力,亦难避免覆亡之结果!薛仁贵英雄末路虽令人扼腕,却也在历史的发展规律之中。大英雄一生最辉煌之年竟铸就这般命运,除了历史必然,实在难以杜绝或扭转。薛仁贵的失败,正应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历史规律。正所谓祸兮福所伏,福兮祸所伏!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35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