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前言

在梁山好汉的群英荟萃之地,竟有一位号称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他凭借关系混迹上梁山,然而在战场上却不如寻常杂兵。

这让人不禁想要深究,为何这位自诩豪杰的好汉在梁山英雄云集的舞台上,竟成为了如此引人注目的反派人物?他的行径举止究竟是怎样的一出戏码,让人忍俊不禁又百思不得其解?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一、中箭虎丁得孙,一个凭关系上山的汉子

丁得孙,字得孙,号中箭虎,是梁山泊诸好汉中最不起眼的一位。他生性懦弱,不善武艺,若不是依仗好友张清的面子,恐怕一辈子也上不了梁山一睹风采。丁得孙最出色的武器就是他的银叉,此物乃是他多年前偶得天馈。

有次丁得孙在野外放牧时,忽见一道银光跌落林中,稍一查看,乃是柄形制奇特的银叉。丁得孙素有收藏之癖,遂将此物收为身藏。他并不知这银叉的来历,每每把玩银叉,心中都会涌现出一股热血沸腾的冲动,似是这兵器与自己有某种定数。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丁得孙性格本就有些莽撞,便顺这股劲头,又细心修炼此叉的使用之法。没过几年,丁得孙的银叉功夫已是小有名气,遂有“中箭虎”的外号。只是他毕竟才疏学浅,这银叉也就只能充个数乡武士的护身利器,实在难与那些江湖高手相比。

丁得孙本只是村中一个无名小辈,后因偶遇张清,两人成了莫逆之交。张清眼光独到,看中了丁得孙的银叉绝技,便将他收为心腹随从。丁得孙亦对张清推心置腹,对其言听计从。二人结伴游荡江湖多年,丁得孙的武艺也得了张清的点拨,算是稍有长进。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没过几年,张清名声大震,被卢俊义延揽上了梁山,丁得孙也因此得以春风得意混入梁山泊。要不是有张清撑腰,只怕平日里那些豪杰汉子根本不会将丁得孙放在眼里。

如此看来,丁得孙的确是靠关系上了梁山。他本身的武艺并不出众,若不是有张清的面子在,恐怕连梁山一睹风采的资格也无。丁得孙也深知自己的限制所在,因而对张清愈加忠心耿耿,生怕自己在梁山无法立足。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二、首战东昌府,一鸣惊人的丁得孙

公元1119年冬,梁山泊众人奉命征讨东昌府土豪。这是丁得孙入山後的首战。当日清晨,鸡啼未息,梁山泊一干人等已毅然出发。众位头领各领一队勇士,列阵整齐而出。张清亦揭竿出征,丁得孙和花项虎龚旺跟在其後,身披铠甲,手执利器,满怀壮志。

东昌府乃是当地豪强樊瑞等人割据一方自立山寨,结伙为害地方的根据地。此等恶人,梁山泊众人又岂能饶恕?一路杀到,很快便将樊瑞等人围困于东昌府。二者兵马相向,杀得难解难分。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战场上硝烟弥漫,梁山众头领各领一队,纵横驰骋,气势如虹。张清亦不甘示弱,运起绝技飞石,接二连三击倒敌人。丁得孙和龚旺跟在张清身旁,一邊警戒敌人突袭,一邊悍然杀入敌阵。只见丁得孙挥舞银叉,杀红了眼,猛地刺向樊瑞等三位敌军头面。

樊瑞等人不料丁得孙如此勇猛,正大意间,竟被丁得孙刺伤要害。三人吃痛跌下马来,亏得有手下急速救驾,才未丢了小命。丁得孙年轻气盛,得胜之後更加骄横,在敌阵中杀得片甲不留。

这一战,丁得孙立下汗马功劳。众位头领都对这个征战初哥赞不绝口。卢俊义笑言:“得孙儿果真猛虎啊,我等再无后顾之忧!” 张清亦大表赞赏,更加看重起丁得孙。丁得孙也因此一鸣惊人,在梁山上声名鹊起。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三、往後征战,实力大跌眼镜

谁知东昌府一战只是丁得孙的辉煌刹那。在此後的征讨战中,丁得孙的表现就只能用平平淡淡来形容了。

公元1120年,梁山继续讨伐四方蛮樊瑞等人。这次丁得孙跟在张清身旁,依旧是以其副将的身份出征。然而他已不再有东昌府时的勇猛威武,更像是张清的跟班。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每每张清用飞石打倒敌人,丁得孙与龚旺就上前将人绑缚。不多时,二人便有了“清道夫”的外号。丁得孙心中也明白,自己的武艺远不如往日的英姿,只好黯然跟在张清身後收场。

再後来,张清被梁山五虎所擒。丁得孙与龚旺也被五虎暴打一顿,不战而降。丁得孙这下将功补过,劝说张清归顺梁山。张清一向看重丁得孙,也就听从他的建议,从此真正加入梁山大家庭。然而张清心结未开,丁得孙亦无心再战。二人在梁山后期征伐中渐渐淡出战场,丁得孙的光辉历史也就此打住。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四、被蛇咬身亡,荒谬结局

公元1121年冬,梁山泊大军征伐方腊,役期日久。这一次,丁得孙并未奉召出征,留在山上负责后勤事宜。

阵前打得正酣,丁得孙独自一人行在山道。忽听草丛中有物窸窣,丁得孙还未看清,已感小腿剧痛。原来竟是一只剧毒蝮蛇择他而噬,无奈其来太突然,丁得孙不及反应。蝮蛇毒发神速,丁得孙立时痛苦万分,翻滚求援,奈何四下无人。最终,在痛苦中咽下最后一口气,就这么荒唐地死在后方。

消息很快传开,梁山诸人无不叹息不已。卢俊义将丁得孙治丧入棺,自己落泪送终。丁得孙生前不甚起眼,没想到阴差阳错走得如此突然,教人扼腕叹息。

他是梁山最无耻的好汉,外号狂妄,凭关系混上山,战场上不如杂兵

结语

人生最可贵者,莫过于荣华富贵。丁得孙虽一度在梁山名满天下,却终究只是昙花一现。他虽有“中箭虎”的绝技,却终其一生难脱凡夫俗子的命运轮回。丁得孙虽死于毒蛇,却也可说是他懦弱的性格作祟。如他能有杀人如麻的勇武,又岂会让区区毒蛇置自己于死地?

丁得孙虽乃梁山泊一员,然其形象却更像一个笑话。我们不应记他生前的狂妄,而是应自他的荒唐结局中领悟人生的无常。丁得孙一死,梁山又少了一个猛将;梁山虽憾,却也无人特别挂念。丁得孙死後无人唏嘘,只留风中一串叹息,似在惋惜他那潦倒虚妄的一生。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48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