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前言

在梁山这片英雄聚集的江湖中,有两位好汉可谓最机智,他们在上山之前威震一方,但上了梁山后却故意装弱,避免踏足战场。这究竟是怎样的智谋?是为了避免危险,还是有着更深层的算计?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吴用之前于江湖已有威名

吴用生得眉清目秀,潇洒书生气质,丰神如玉,与武林杀伐之风势截然不同。他身着朴实学士打扮,戴桶子样黑边巾帽,穿皂缘麻布宽衫,腰缠銮带,足蹬布鞋,举手投足间颇有儒雅风骨。乍一看,不似练功武者。

然而,识物达人一眼便可辨识,此人绝非池中之物。只因他身着最简单衣饰,神色从容淡定。正所谓“大巧不工”,越是外表简朴,内在越见深沉。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当日吴用行至梁山泊边,恰遇雷横带兵围攻刘唐,双方已战数十回合,难分难解。吴用念及生灵涂炭,遂出面劝解,双方各自后退。众人正暗自嘲笑吴用多管闲事,哪知他随手一铜炉便将两人利刃离间!这等内力深不可测,定是隐藏高手。

吴用此举一时让雷横刘唐两人刮目相看,胆战心惊。方知眼前秀童生相少年,实是江湖中人,内力深湛,武艺高强。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想象这样一个文质彬彬书生,手中竟蕴含这等功力!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吴用生平淡泊名利,平日里便将心思放在研读兵书上。他通晓陆机《离骚》之兵法,明达三略六术,谋虑缜密周全。此次化解梁山泊危机,正是施展手中的本事,不过是杯水车薪。对于江湖中的闯荡刀剑,吴用颇有兴趣。只因他平素习得一身法门利器,不像典型修士那么柔弱。

吴用本就是隐世高手。他若不乘时博取一二高名,倒显得有负盛年。因此临时披挂西子捷径,一举制敌,建立威名。此举一石二鸟,既展现实力,亦积累人脉,为上山铺路。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吴用上山后不再显山露水

吴用上梁山之后,便卸下武器,不再显露实力。他淡出前线,全身心投入军师之职,以智谋辅佐宋江。再不像从前般亲历生死,四处犯险。

吴用此举,想必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他本就是智谋型人才,上山之后自然发挥所长。再者,他已经在江湖立足,也无必要再冒险杀敌。況且吴用最擅长的,正是谋战布阵,智取敌军。大军厮杀时,他坐镇指挥,运筹帷幄之中,反而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何必亲自动刀枪?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再则,吴用深谙生死道理。上山本是为了扭转乾坤,替天行道。他既已立下汗马功劳,完成历史使命,活下来便成了事后诸葛亮。在微时间博取一时名利,与壮志未酬而亡,相比又有何意义?

所以,吴用上山之后便息影后方,不再现前线杀敌立功。他只在必要时刻施展手段,制敌挫锐。其余时候,他则披甲持戈,统领众将。虽不再像从前那般亲历杀戮,但指点江山,运筹帷幄,也是一种乐趣。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李应入山前享有盛名

相比之下,李应的变化更加戏剧化。他本是独龙岗大庄主,管辖数十座寨子,手下万人,号令一方。李应生得魁梧高大,双目如电,虬髯粗犷,一表人才。他性情直率,为人彪悍,打遍四方无敌手。李家庄以农为本,以武辅政,李应便是那政武双全的代表。

李应最拿手的武器,便是那五把玄铁飞刀。传说那飞刀铸就之时,更是请来天下神匠打造。刀面纹理细密,寒光隐现,仿佛带着冷酷无情的气息。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那飞刀神通广大,直如离弦之箭,百步穿杨,取人首级。李应以此刀令数省闻名,人称“扑天雕”。只因他刀法精湛,刀锋无情,好似猛禽扑食,必取敌命。

如此高手,却也屈居梁山之下!李应入山之时,便是双手奉上宝刀,以示归顺。他本是梁山第一批70人之一,地位尊崇,却也不再显山露水。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李应入山后只施展过一次绝技

李应上梁山之后,便甘做貂蝉,任人号令。他打理后勤,主管辎重粮草,支援大军。李应兢兢业业工作勤奋,再不见当年风流倜傥的威风。他亦步亦趋跟随大部队,执行任务。哪还有从前身先士卒,杀入敌阵的猛将姿态?

然而话又说回来,李应此举并非软弱无能,而是深思熟虑。他已经立下汗马功劳,拿下数省,声名狼藉。再去冲锋陷阵,除了冒险争一时之快,又有何意义?他既然选择了隐居一方,就该安之若素,悠然自得。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再则,后勤工作虽然不显眼,却同样重要。将士胜败在前,粮草后继才是关键。 李应既然放下身段,全力投入,也是大局为重。他不再沉浸昔日武勇,而是顺势而为,从长计议。

可即便是李应,也难逃一战。在讨伐方腊的最后关头,他还是拔出了飞刀,斩杀敌将。那飞刀锋芒毕露,仿佛穿越时空,带着当年杀伐的余威,取敌性命。李应虽然不愿显山露水,但终究也忍不住一展雄风。这一刀斩尽往日蓄势待发的杀机,可见隐忍不就是爆发。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故意弱者,方能全身而退

所以吴用和李应之所以隐藏实力,只是表面功夫,内核依然坚韧。他们选择从旁辅佐,甘居人后,亦是深思熟虑。这二人眼界广阔,洞察先机。他们在还没上梁山时,已经通过身先士卒等方式彰显实力。既已完成历史使命,自然无需再舍生取义。

因此吴用和李应选择息隐幕后,装出柔弱姿态。这不仅符合当前身份,也有利于保存实力,全身而退。表面上他们不再强出头露锋芒,里面却仍是那威武不能屈的性情。所以这等奇男异士,看似退让,实则牢笼铁骨。他们要做的,就是静待时机,绝不轻易显露底牌。

最机智的2位梁山好汉,上山前很强,上山后故意装弱只为不上战场

结语

吴用和李应之所以故作懦弱,正是为了躲避沙场厮杀。他们不愿白白献出生命,成为祭旗鬼。谁不想一生顺遂?谁不向往阳寿天年?他们看穿红尘,早已淡泊功名。若非走投无路,他们又岂会冒险上阵。所以这等深谙兵书的良善之辈,自然知进退,深藏不露,保全性命要紧。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57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