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前言

在历史的记载中,有些故事令人唏嘘不已,让人不禁对人性的黑暗一面感到深思。当时的大臣家中留宿一位权谋熟练的朱温,本应是一场政治对话的机会,却因朱温的举止令人瞠目结舌。

府中女眷遭到霸占,大臣的家庭遭受祸害,而大臣又做出了何等令人不齿的选择?这段历史揭示了什么样的黑暗面?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一、出身正直 为官清白:县吏张全义的滥觞

张全义生于唐懿宗咸通年间,最初只是泾州临濮县一个不起眼的小吏。他为人正直勤勉,深得上级赏识,被提拔为录事参军。本可高枕无忧,但好景不长——张全义与县丞产生了矛盾,遭到刁难打压。

县丞嫉妒张全义的才干与清名,便故意使绊子,阻挠他的工作。张全义心直口快,不愿意违心附和县丞,这更招来了无休无止的报复。县丞利用手中的权力,让张全义声名扫地,县中再无立足之地。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张全义措手不及。他一个正直忠诚的好官,只因得罪了心胸狭隘的上司,就被迫离开家乡——这正是士人仕途的艰辛之处。如此,难怪张全义心中充满了错愕、痛苦与挣扎。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他整日辗转反侧,不甘心才华被埋没,更不愿向恶劣的县丞低头。他想要一个公道,一个为官清明的机会,但这在现实中似乎都成了奢侈的梦想。这时的张全义,内心正经历着撕心裂肺的抉择。

840年,唐武宗会昌年间,张全义入泾州临濮县任小吏,开始了其仕途生涯。根据《旧五代史》的记载,张全义为人正直忠诚,工作勤奋认真。他深得县令赏识,不久便提拔他为知县一职。

当时的泾州相对太平,张全义身居知县要职,本可安心致力县政。然而好景不长,860年,泾州的新任州丞杜彦才上任后,张全义的命运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杜彦才这个人十分刻薄阴险,他眼红张全义的政绩和声望,便开始在背后使阴招,陷害张全义。他指使当地豪强编造张全义的丑闻,散布谣言;他在张全义的政务中刁难使绊,导致县政难以为继。

张全义性格刚正,对杜彦才这种恶劣行径深感愤慨。他多次进谏指出杜彦才的所作所为,希望后者收手。然而这只是火上浇油,让杜彦才恨之入骨,誓要除去这个眼中钉。

在杜彦才逼迫州官的情况下,张全义被免去知县一职,革职问罪。他不得不离开家乡,流离失所。这对张全义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他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只因得罪了一个心术不正之徒,就黯然离开了故土。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这让他看清了仕途的艰辛与残酷。一个恶劣的上司能令人心寒,一个心胸狭隘之人却能终结他人政途。张全义整日愁眉苦脸,对未来感到迷茫。他不甘心自己的才华就此埋没,更不甘被恶人打败。

然而现实却并不允许他有太多选择——要么接受落魄的命运,要么抛弃原则,投靠一个新的权势。这对正直节操的张全义而言,是难以接受的。他陷入了痛苦的自我挣扎,整日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二、投靠强权 逐渐变质:张全义加入黄巢之乱

公元878年,在家乡遭遇打击后,张全义选择加入当时人气如日中天的黄巢起义军。这支军队聚集了许多和他有类似遭遇的失败之辈,怀揣着对社会的不满和复仇心理。

凭借出色的谋略头脑,张全义很快在军中崭露头角,深受黄巢赏识。他先后担任黄巢手下重要将领,参与指挥多场战役,立下赫赫战功。 881年黄巢攻陷长安,建立大齐政权。张全义以战功卓著被提拔为六部尚书,权倾朝野,官至顶峰。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几年间,张全义的为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为获取更高权力不择手段,明知黄巢残暴,还是出言谄媚;他为讨好皇帝利益,可以反复无常。由一名正直的吏员变成了谄媚腐朽的权贵,张全义的内在已经面目全非。

这种变化源于权力的腐蚀——它像毒瘾一样让人上瘾,迷失自我。当张全义第一次尝到权力与金钱的甜头时,他心中那最后一丝正义感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对权势的极度渴望。

他开始学会阿谀奉承,学会搞小动作;他变得处心积虑,学习如何取悦皇帝。他变本加厉地讨好朝中各路权贵,无所不用其极。渐渐地,这个曾经正气满满的县官已经成为了九流之徒,成为了权力游戏中的一颗悍将。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三、趋炎附势 反复投靠:张全义的宦海生涯

884年,张全义敏锐地察觉到大齐政权江河日下,黄巢军队已到末路。于是他立即抛弃黄巢,另觅强权,投奔当时实力强盛的河阳军阀诸葛瑾。

907年,朱温建立后梁称帝。张全义敏锐地察觉到新政权崛起,又立即转投靠朱温。他大力捧场新皇帝,出谋划策,收买人心。终于他的谄媚之术获得回报,被封为魏王,尊为一方诸侯。

这成为张全义在波诡云谲的宦海生涯中反复投靠强权的重要策略——抛弃过去,置国家民族于不顾,选择依附当下最强势力;在他眼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对横扫一切的强权之追随与谄媚。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911年,朱温巡游至张全义的邸第,张全义亲自接驾款待。朱温在宴席上突然提出,要张全义送上自己的妻女侍奉左右。因为张全义比谁都清楚,这是皇帝的试探与惩戒。拒绝只会招来灭门之灾;而接受,则可博取信任,稳固地位。

这对普通人家而言,无疑是难以接受的屈辱。但是在张全义这里,这仅仅成为他谋生存之道的一环。为了全家的利益着想,他选择暂时忍辱贴合,以权术取胜。于是,张全义亲自动员将妻女送入皇宫。一家老小痛哭流涕,死命抱在一起;张全义面无表情地驱赶着他们——他已接受这样的选择。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此后数年间,张全义的妻女在宫中侍奉朱温左右,忍辱负重。而张全义则一再前往嘱咐教导,要求她们不得有任何怨言,务必得体恭敬。这样的屈辱 let 任何一个正常人难以忍受,但是张全义从中得到的,是朱温的信任与重用。

912年朱温死后,51岁的张全义果断抛弃,又立即另觅新主,投向新兴崛起的李存勖。此后的十几年间,在李存勖的后唐政权中,张全义继续起起伏伏,终于官至太师、齐王,权倾半壁。926年病逝于洛阳时,百姓仍然对他念念不忘——因为在担任宰相期间,他曾关心民生,使洛阳百姓度过了小康时光。这成为后人惦念他的唯一正面记忆。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四、墙头草之殇,最后的审视

当我们回顾这个在五代动荡年代摇荡多年的张全义时,不得不对他的所作所为感到遗憾。一个正直忠诚的好官,一个有为之士,是如何沦落成一个见风使舵的权谄之徒?他是否别无选择?还是权力的游戏将他一步步改变了本性?这其中蕴含了太多值得我们审视的东西。

首先,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一个环境的变化足以扭曲一个人。张全义最初步入仕途,不过想要一官半职,安分守己。然而县官杜彦才的陷害将他打入谷底;家国动荡的环境让他失去立足之地。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一旦立足未稳,环境的逼迫就让他不得不低头。由正义的年轻人变成见风使舵的中年人,张全义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他被迫去适应环境,哪怕环境本身就是错的。

其次,权力容易腐蚀人性。当张全义第一次尝到手握大权的甜头时,他便再也戒不掉这种毒瘾。为了爬得更高,不择手段;为了自保,可以无节操。由清白吏员到阴险奸佞,张全义是一个权力的受害者。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再次,立足动荡难捉摸的局势。五代十国的风云变幻,让普通人难以立足。张全义作为一个小吏起家的读书人,他更是处境动荡,难有处世之道。他可以选择坚持原则,但代价是全家性命。这也是不得已的无奈之举吧。

所以说,审视一个人,我们还是要换位思考,宽以待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向善的本性,也有和环境抗争的极限。站在乱世风口浪尖的普通人,难免被迫作出糟糕的抉择。

朱温留宿大臣家中,霸占府中女眷、祸其妻女,大臣的做法让人不齿

结语

这其中固然有的成份,但是生存的法则,让张全义这样的“墙头草”成为了必然。我们所见的,或许只是太多普通人的缩影——在乱世中左右逢源,妥协度日。这又岂是我们可以苛责的呢?

所以,宽以待人,谅解生存;反思环境,省察人性。这就是我们从张全义的一生中可以思考的东西。这其中蕴含了太多值得警醒与共情的东西。我们终究要审视时代,也要包容普通。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61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