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前言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这个看似匪夷所思的历史现象,引人深思:是军队数量并非唯一的胜负因素,还是唐朝在战略和管理层面有着超越宋朝的独特之处?

这个反问式的前言将我们引入一个充满谜团和战略巧思的历史局面,历史究竟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经验教训?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一、唐宋武力对比:二万唐兵为何管用?

唐初之世,正是武人当道、搅动天下的乱世。建国之初,唐高祖李渊和李世民父子见证和经历了隋末群雄割据的混战,也明白想要达到大一统,非依靠武力不可。他们带领起义军四处征伐,与各路诸侯决战。李世民甚至在玄武门之变中,亲手击杀哥哥夺得大权。可见,唐朝作为一个崛起的新王朝,其统治者极度重视军事实力。

这样的性格与气质,也深深烙印在了唐朝这支新军队上。他们出生于战场,长大于战场,比起读书识字,更擅长马术和使用刀枪。作为一个游牧民族,突厥人骑射本领高强,曾多次骚扰唐朝边境。而唐军正是在与其数十年对峙和厮杀中,磨砺出卓越的骑射本领,这也是后来能管辖西域的重要原因。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公元640年,李世民亲率大军渡过沙漠腹地,直插西域要地高昌城下。面对突厥可汗领导的步骑兵数万人联军,唐军依靠骑兵机动性和强大运输力优势,将敌军分割围歼。最终,高昌城破,唐军将此地设为安西都护府,驻扎近两万人,有力牵制西域。

可见,唐朝二万驻军之所以管用,在于他们战斗经验丰富、作战技巧高超,而这些都与唐朝本身的尚武传统与开国君主的军事背景分不开。相对而言,北宋朝的军队则呈现截然不同的面貌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二、宋军困境:冗官冗兵难展所为?

赵匡胤在开国之初,为了防止军阀专权,实行了“罢黜武贵,专任文官”的政策。他解除了大批将领的武装,文官重新掌控朝政大权。这使武将地位急速下降,很多武官只能在朝廷背后执掌幕僚职位。这样一来,原本战场上说了算的将军,变成了听命于文官的下属。

此后数百年间,文臣集团在北宋朝占据统治地位,他们崇尚文明教化,抑制武力扩张。北宋的对外政策以和平为主,极少用兵。这样一支文官统领、和平主义的大军,注定在面对强悍好战的少数民族时处于被动。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且不说战斗意志消沉,北宋军队还存在严重的“冗官冗兵”问题,大量不称职的士兵占据军饷却毫无战力。每当天灾人祸,朝廷为了减轻灾民负担,便从灾区大量征召“义勇军”,这些饥民军一空腹就哗变,常常成为祸害。此外,牢狱之灾和流民罪犯也充斥军中,队伍极不齐整。即便达到十几二十万人,但可用之兵远远不足。

公元1099年,北宋与西夏爆发怀远镇之战。尽管宋军有八万之众,远超对手,还是在西夏突然夜袭下全线溃败。由此可见,宋军虽人数众多,但可战之士寥寥无几。文官统帅难发挥武将才能,冗官冗兵又拖累战力,仅两三万西夏骑兵就能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三、汉族心态转变:为何唐勇宋让?

通过对比唐宋两代军队的差异,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统治者心态的变化。唐朝皇室和军队之间,存在一种相互认同的关系。他们视军人为国家栋梁,保家卫国的重任由武人来承担。所以唐朝对军功的褒奖也极为慷慨,达到过河拆桥的地步。这导致军阀割据、藩镇叛变的局面,是唐朝晚期乱象的重要原因。

但与之相对,唐朝统治者将性命与荣辱完全托付于武将之手,这体现了他们对军队的充分信任与依赖。唐朝皇室从来不会怀疑或惧怕自己的军队,他们把自己视为军人的一部分。这种信任与认同感,也得到了军队的回报,形成强大战斗力的基石。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而到了宋朝,开国皇帝出身寒门,他们天生对武人存有戒心。赵匡胤篡位夺权的过程中,也切身感受到只手遮天的军阀有多可怕。所以他们有意无意的打压武将,最终导致文武鸿沟日益加深。文官将军队当作隐患看待,武将也失去了为国捐躯的热情。

这种文武关系的恶化、互不信任,使宋朝军队失去战斗的意志,也失去了必胜的信心。他们不再视疆土与民众为自己的荣辱与性命所系,那既无所谓退让,也就无所谓勇往。最终,这块燕云十六州之地,宋人放弃了几百年,直至灭亡。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四、统治艺术:恩威并施始终管用?

相比之下,唐朝的对外政策更加灵活圆融。他们善于运用恩威并施的手段,既能慷慨予取,也能严惩不贷。

例如降服东突厥后,唐太宗没有分裂其部族,反而委任其头领为地方官,保留传统生活方式。这种手段既使其归顺心切,又不感外力强加,真正做到民心所向。但每当他们生出异心,展露敌意,唐军的铁蹄也会踏平草原,使其噤若寒蝉。这样一根硬一根软的手段,让边陲民族无处可逃,只能就范唐朝的统治。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再如,唐高宗与吐蕃的嫡女文成公主联姻,双方通婚增加友谊。但公元676年,吐蕃背盟进攻唐朝,唐军马上出兵反击,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吐蕃只能派大相强巴前来赔罪请和,唐高宗这才罢兵。由此可见,唐朝对外交往中,暗潮涌动、机心。但只要唐军还在,唐政还运作,唐刀还锋利,那谁也不敢真轻举妄动。

这种恩威并施、严明柔和的施政,在后世许多王朝难以拓展疆土的情况下,成就了盛唐飞扬跋扈、四境静谧的局面。后人遥想当年,不禁会感慨万分。

唐朝西域驻军2万,比宋朝驻军数十万都管用,为何十万不抵两万?

结语:历史交替,风云变幻

细究历史,我们会发现,宋夏相持的百年间,其实北宋方面也曾多次出兵讨伐,企图夺回燕云失地。然而一次次北伐都以失败告终,最终只能接受屈辱条约。究其原因,北宋的优柔寡断、文官统帅所致的军队战斗力低下,是根本所在。

历史并无对错分明,只有后人释怀。也许在北宋文人的心中,那些西北风沙荒漠与他们的诗文山水并不相宜。他们宁可缩手守江南几万里的鱼米之乡,也不愿北上与契丹酋长血战厮杀。这只能说,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选择。我们今人回望过往,亦应怀有宽容与理解之心。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696.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