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前言

秦汉时期在对付匈奴时,为何总是选择在边关种榆树?这一看似普通的举措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高明手段?是战略布局,还是文化传播?这个看似简单的军事举措,是否蕴含着深刻的谋略和智慧?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一、匈奴之起源:贪婪骄横久不息

匈奴,起源于战国,兴于秦汉。其先民生活于北方草原,因地广人稀,迁徙频繁,渐被中原诸国所不理。至战国中晚期,秦国称霸,匈奴乃聚为部落,强者为长。其民性贪婪骄横,乘中原诸国浴血厮杀之隙,敢于屡屡侵边掠地,寻得财物,掳美女而去。

中原人士深恶其盗匪作风,然礼法之邦不便与野蠻同流,故对其侵扰多不理会,进而助长匈奴气焰。匈奴部落日大,人丁兴旺,贪婪性格亦因人丁众多而更甚。

其民久居北方,狩猎为生,骑射来去,战斗力自强。值中原分裂,匈奴族长蹂躏称霸, 拉拢各部曲从中兴。屡屡侵扰,中原无暇理会,匈奴部落中人更加目中无人,仗势欺人。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二、秦朝建长城无济于事:死物终难拒生灵

及至秦统一,匈奴盗众仍不避讳,敢紧逼长城要害。当时秦皇极力北伐,欲“使匈奴远离中国”,奈何“走马断流水,占据隘险”,大败而还。秦始皇恼羞成怒,遂下令在边境遍植榆树,作为天然屏障,又命蒙恬将军在榆树林设置伏兵。

此举可谓杀二鸟,一举多得。然匈奴人虽战斗凶猛,却不失智慧,旋即洞察秦国用意,改从榆树林横断之道而入。中原军队虽屡屡设下埋伏,匈奴人左突右冲,仍屡屡得手,中原人士但觉不解与气馁。

后人总结历史得出结论,所谓“死物终难拒生灵”,纵如万里长城,亦只能壮国威,警示匈奴,而无实质防卫之用。始皇朝堂大臣屡次建言秦皇修长城无用,宜撤军回防。奈何秦皇性格刚硬,偏信巫师李斯建议,终不见效。神武如此,人定胜天乎?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三、和亲之策大败而归:嗜血如命终难休兵

秦亡汉兴,匈奴依旧扰边。汉高祖心系猛将,遂大举用兵,欲以武力扫平建文明,然终不敌善战的匈奴而败。此役可谓兵败如山倒,震撼中原人心。高祖闻报大惊失色,怒不可遏,当即下令将帅归罪于左右,欲斩令其赎罪。

而汉高祖终是一代枭雄,稳定局势后转而求和,使汉匈两国和亲十余年。这和亲之策看似美妙,暂时止住侵扰,实则偏安一隅。匈奴民性嗜血如命,怎肯就此罢手不战?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果不出数载,匈奴复兴兵祸,边境之民再度涂炭。东汉初期,汉光武帝即位之初,中原刚自乱世中复兴,国力不能与匈奴一战。他只得再次迎合和亲,汉匈和平方得以维系。然而历史终有天理,屡屡背义的匈奴终究难逃下场。

光武帝为人聪慧,深谙匈奴尔虞我诈之心态,宁可暂时委曲求全,伺机报复。遂派心腹宦官出入匈奴腹地,暗中探听虚实。令匈奴放松警惕,中原方得喘息之机。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四、榆树之力破匈奴:天生屏障何须铁骑冲锋陷阵

汉武帝时期可谓汉朝鼎盛之世,国力强盛,兵马充足。武帝既怀揣“反客为主”宏图大志,又不满汉匈边患不断,遂命名将出击匈奴。次年大日,两军建功,中原军队大获全胜。此番胜利归因于何等因素?

据史籍记载,苦战十余载,汉军仍难取扬眉吐气之势,匈奴来犯即显失措。岂料此次轻取如反掌,使得匈奴人对中原实力忌惮不已。

究其奥秘,汉军此番运用“天之道,利而不害”之策——大量种植榆树作掩护。众所周知,榆树枝杈分叉,各行其道,杂乱不堪。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匈奴习骑马于广袤草原,一旦身陷榆树密林,骑兵之势如虎添翼,反难展现。中原军队深谙此理,于是录用大量战俘在前线种植榆树。匈奴由不得不绕道行军,稍有蹉跌即陷入恐慌,再遇伏无力回天。

而中原军队熟知地形,虚实得宜,遂得此漂亮胜利。自此,善战的匈奴再不敢轻举妄动,北疆得以数十年安生。可见,天生的屏障虽不若兵马力量直接,却也可以在无形中化解危机,功在国家社稷!

汉武帝得胜后深感榆树之用,遂命边疆一带树林更密,以防不测。又多屯重兵于要冲,戒备森严。中原国力充沛,匈奴不敢造次,遂得长治久安。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五、明显衰微难敌外虏:家贫如何御寒

数百年过去,匈奴早已不再是汉人心头大患。及至明朝后期,部分北方少数民族崛起,再入中原,如满清建立之后便长袖善舞地坐大。明朝中晚期,国势日微,皇权旁落,宦官与奸臣当道,边关守军忽左忽右,藩王坐拥重兵不受节制......纵观种种迹象,不难发觉朝局有如乱麻难解。此时外患再起,害及社稷根本。

明英宗时期曾大举北伐,直取匈奴腹心,焉知不敌以至身陷虏中,国破家亡。此番失败,原因有二:其一,明朝国势潦倒,疲于应对;其二,英宗过于自负,轻敌冒进。轶事中又见尚宽认为应“修复古长城,构筑炮台”以自保。然一贫如洗之国,哪来财力修城筑炮?此举终难奏效,亦成王朝末路一景。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六、匈奴终究是过客:善意共处乃上上之策

综观历史,匈奴其实只是漠北落落大汗,非中原王朝不世之仇。每每兴兵相侵,也只因利益交锋,并非刻骨仇恨也。我辈居今朝,已无须忧虑匈奴威胁,然换个角度想想,某些政治局势实则相似。适者生存,善意共处,方为上策。苛责他国,势必报复;边境树木,终非长久之计。

今日社会,和平共处才是正道。列强虽强横跋扈,终非常客;小国虽弱小如蝼蚁,亦非任人宰割。共谋发展之道,各取所需,互利互惠,方为上策。边境之争,利益为上;树木防线,去留难定。不如抛弃前嫌,团结向前看,这才符合时代潮流。

秦汉时期为什么在对付匈奴时,常在边关种榆树?原来手段如此高明

七、结语:爱护环境保卫家园 人心向善好生存

综上所述,匈奴虽历来扰边不断,终究是风云变幻,难立足中原。中原王朝应持之以恒,善意引导;方显道义仁风,化解历史遗留问题。

再者,当今世面,和平发展方为大势。环境更需呵护,终究关系人类生存。橡树、杨树均可抵御风沙,代替榆树防线。立法严格保护林木资源,应力遏制滥伐乱砍;开展植树造林,为子孙后代留绿水青山。唯此方途,人心向善,方得好生存。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177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