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䘵山反唐不是唐玄宗宠信,也不是跟杨国忠有仇,而是这3个原因

前言

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物的选择和决策往往承载着深刻的内涵,而安䘵山反唐的原因更是一个引人深思的谜团。与唐玄宗宠信和杨国忠并无太多纠葛的情况下,他为何选择反唐呢?这看似复杂的历史情节是否能够从某个特定角度揭示出真相呢?

巴结之路:一个边疆之人的仕途历程

安禄山生于边疆,本是一介草莽。少年时期便以勇武闻名,深得河北边防大将张守珪赏识,收为养子。在张守珪麾下征战沙场,打下了威名。这为日后仕途打下基础。

740年,安禄山才四十出头,便被唐玄宗提拔为平卢兵马使,掌管河北要地军政大权。心思敏捷的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前途全靠皇帝和朝中权贵点头。于是开始了长达十数年的殷勤巴结。

为取得信任,安禄山先从贵妃杨氏下手。他谎称胡人有尊母亲于父亲之上的风俗,每次进宫面圣,总要先拜见杨贵妃。玄宗听信此言,大加赞许。安禄山得此良机,将杨贵妃当作养母侍奉。杨氏也充分利用安禄山的勇武,一步步扶持他升迁。

在杨贵妃撑腰的情况下,安禄山得以一飞冲天,744年晋升为范阳节度使,成为河北实际掌权者。为讨好皇帝,他总是卖力跳胡子舞,虽然随着年龄增长,愈发肥胖臃肿,但每次面圣仍然甩动三百余斤的身躯,满头大汗,不知疲倦。玄宗见他如此卖力,自是极为喜爱。

当然,安禄山的野心也在膨胀。为日后造反打下基础,他还暗中联络吐蕃、回纥等外族势力。这些蛛丝马迹并未逃过右相杨国忠的法眼。

但玄宗对心腹愈发宠信,将杨国忠的谏言当做妒忌之言,完全不以为然。天宝十四年,安禄山终于升为河北三镇节度使,手握重兵,势力空前强大。

冰封河山,谁主沉浮——唐朝政治现实

安禄山之所以能在朝中爬上权力顶峰,其背景当在唐初开国时代奠定。为加强边防,武则天李治就设置了十个边境防务机构,交给胡族将领统领。这些人可以自主调遣军队,管理财政,不受朝廷监督,犹如十个小皇帝。玄宗登基后将这个制度发扬光大,成为节度使。唐代中央集权受制于地方军阀,是这个制度的必然结果。

另一方面,开元、天宝时期的江山社稷,也给予了安禄山等猖獗心性之人坐大为虎的土壤。玄宗初期积极治国理政,国家兴旺、边疆稳定。

他需要像安禄山这样通晓胡语、熟稔边疆的人才来镇守北方。于是放长线钓大鱼,容许安禄山等人权力膨胀、部曲日益强大。到晚年玄宗沉迷于花柳聪明,政事全权交给杨国忠。表面繁荣下民怨甚嚣,腐败成风,为日后叛乱埋下隐患。

安禄山与唐朝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前者借助唐王朝的制度虚空爬上权力顶峰;后者也利用安禄山这样的人才力保边疆安全。但到了天宝十四年,这层薄脆的利益共同体不攻自破。因为唐王朝政治精英已无力控制野心日益膨胀的地方权贵,安禄山也意识到如果不主动出击,自己迟早会被朝廷收缚,前途难料。

内心的焦灼:权力欲望的极限

安禄山本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边疆之人。他不甘于永远站在权力金字塔下面仰视那些出生天子似的唐王室和门阀世族。通过拼命讨好权贵和献媚皇帝,安禄山终于成为实质掌控河北政权的最高统治者。但他内心的欲望还远未满足。

节度使制度本身就使拥兵自重、越俎代庖成为可能。而安禄山手握河北三镇兵力,实力强大到可以和朝廷抗衡的地步。权力的增长也使他的野心日益膨胀。安禄山开始觊觎那个唐王朝的江山社稷,意图取而代之。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趁朝廷腐败、民心渐渐离散之际,自立为燕帝,举兵南下。他声称要“清君侧”,实则一心夺取大唐江山。安禄山心中也明白,此举已经向唐王朝宣战。唐廷迟早会发兵讨伐,到那时只能两败俱伤。

于是,他开始拼命联络回纥等外敌势力,希望在唐朝国难之际偷鸡摸狗。安禄山的野心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他恨不得唐朝越乱越好,自己好从中渔利。杨国忠等忠臣屡次劝谏,也无法让昏庸的玄宗认清这个危机。一场由野心膨胀而引发的浩劫席卷了大唐帝国,最终颠覆了当时的政权。

历史的惊涛骇浪,往往源于个人欲望的极限。安禄山就是最生动的例证。他在唐玄宗纵容下爬上权力高峰,内心的野心却仍然难以满足。

于是,便铤而走险,先下手为强。结局也正如杨国忠所料,推翻了大唐江山。人生就是这样,我们总是在追求无限,却总也到达不了那个极点。而一旦真正触及,往往就是毁灭。

历史虽然惨痛,却值得今人深思。

边疆之人,一路风雪安禄山生于唐朝边疆之地,本是胡族少数民族。父母早亡,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性格狡诈,善于取悦他人。后被大将张守珪收为养子,从军征战,立下战功。安禄山深知自己是草莽出身,想要在唐廷飞黄腾达,必须依靠权贵撑腰。

740年,年仅四十出头的他便被提拔为平卢兵马使,掌管河北军政要地。安禄山立刻明白,皇帝和朝中权贵的恩宠至关重要。如果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和赏识,自己前途难有大的发展。于是开始了漫长的献媚之路。

他了解胡人多于汉人的玄宗有偏见。便故意谎称胡族有尊母亲于父亲之上的风俗。进宫面圣时总要先拜见杨贵妃,再去见皇帝。玄宗果然听信他的谗言,极为赞许。安禄山乘机疯狂阿谀奉承杨贵妃,动辄以义母相称。杨氏也利用他牢牢掌控朝中禁军,一步步扶持他晋升要职。

744年,安禄山终于升为范阳节度使,成为河北三镇最高统领者,手握重兵。他明白这一切的幸运都来自于皇帝和贵妃的宠信。为了让二人继续信任自己,每次朝见都卖力表演胡子舞。

虽然随着年龄增加已然肥胖笨重,但仍然甩动三百余斤的身躯跳舞,大汗淋漓,不知疲倦。玄宗见状大加赞赏,对心腹之臣愈发宠信。

然而,获得权力的安禄山还意犹未尽。他暗中拉拢回纥、吐蕃等外族势力,甚至暗示可以帮助他们分裂唐朝国土。这些野心的蛛丝马迹早已被杨国忠看穿。但他一再忠告的玄宗,仍然对安禄山全无戒心。最终酿成了天宝十四年的乱事,推翻了这个曾经让他飞黄腾达的王朝。

唐代制度开历史先河

安禄山能否驾驭九五之尊的战车昂然而上,靠的不仅是自己的进取心。最重要的推手,还是当时唐王朝独特而空前强大的政治体系。这既是安禄山成功的动力,也孕育着他膨胀的野心。

唐初四方未定,武则天便创建了十道防务机构,交给胡族将领统领。这些人不受朝廷节制,有自主调度军队、管理地方政务的威权。简直就是十个小皇帝。玄宗即位后,将这一制度定名为“节度使”。

这一建制对唐朝来说是权宜之计。他们需要像安禄山这样通晓胡语、熟稔边疆的人才镇守河北。而武则天开创的制度恰好能让异族武将不受约束,尽情调动所部曲兵,一展所长。

另一方面,开元天宝时期的太平盛世,也为安禄山的飞黄腾达奠定了基础。玄宗初期勤政爱民,国泰民安,边疆稳定。这使他有余力放长线,容忍安禄山这样的猛将权力日益膨胀、部曲日益强大。甚至容许他们和外族暗通款曲。

然而唐王朝的黄金时代并不长久。玄宗年老色衰,政事渐渐有所疏漏。表面上的太平盛世已经危在旦夕。杨国忠等忠良屡次劝谏,也无法让昏庸的皇帝认清这个事实。最终,安禄山趁着朝政腐朽、民间疾苦之机,推倒了这个曾经让他一飞冲天的大唐江山。

生于乱世,造孽由人

安史之乱的全面爆发,终究是一场人祸悲剧。作为当政之君,玄宗有无法推卸的责任。他纵容奸佞,荒于游宴;放任地方军阀,助长其气焰;枉顾忠臣谏言,误信小人谗言。这一连串的昏庸失德,最终导致了国运没落、社会动荡的严重后果。

当然,杨贵妃和杨国忠等宠臣殷勤奉承,从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昏君疏懒的恶果,作为朝中重要大员也难辞其咎。而安禄山更是充分利用了时机,一心谋逆夺位,穷兵黩武,最终戕害无辜,祸及社稷。

然而在这一连串的因果中,最值得今人深思的还是那个曾经英明神武的唐太宗李世民。这位开国之君在晚年时,告诫继承者要防微杜渐,及时发现和惩治奸佞。可惜,他功败垂成。这恐怕正是历史的最大遗憾。

风云际会,安禄山野心萌生

天宝十四年的那个春日,朝堂之上风云变幻,似乎为日后风波埋下了暗线。这一日,安禄山如往常一样来到凤仪殿朝见皇帝。他穿着战甲,腰挎弯刀,神态自若。进殿后便开始立定跳胡子舞,大汗淋漓,不知疲倦。跳完后,安禄山又汇报了河北边疆形势,言辞恳切,声色俱厉。

坐在高台上的玄宗听后大加赞赏,当场封他为检校左相国,权力更胜往日。安禄山面带笑容谢过皇帝恩宠,心中却未见喜色。他明白,这不过是玄宗临时起意的宠信表示,对他控制三镇重兵的实权无任何增减。甚至,朝中早有传言要收缴节度使兵权,限制地方势力。如果真到那一步,自己的权势还会不保。

宰相杨国忠更是对他咬牙切齿。安禄山知道,这个同样受宠的权臣一直在玄宗面前说他的坏话。质疑他暗中与外敌勾连,意图谋反。想到这些,安禄山脸色黯然。他开始怀疑多年来对皇帝言听计从是否真的值得。也许,是时候自己做主人翁了。

这些念头转瞬即逝,很快被他压抑回心底。朝회结束后,安禄山来到贵妃杨氏的凤华宫朝见。他谄媚地请杨氏多多捍卫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并声称愿为贵妃鞠躬尽瘁。杨贵妃故作姿态,说自己会向皇上求情,让他继续宠幸。安禄山面露喜色谢过,心中却已然顿生退意。

结语

他看透了,这个曾经让他飞黄腾达的朝堂,如今却在变天。如果不及时打算,只怕动荡来临之时,自己必然难逃厄运。或许,自己该主动出击了。天下大势,岂能寄人篱下!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204.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