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前言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着许多令人唏嘘的故事,其中一个尤为引人注目,那就是一个做了兄长“备胎”整整15年,却最终不甘做舅舅的傀儡的男子。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深陷于家族权谋的漩涡之中,长久以来默默承受着兄弟的阴谋算计。而在这个看似平凡的家族中,他的妻子更是成为了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这个反常的家族故事,究竟是如何演变成如此扑朔迷离的局面?为何一个兄长会在备胎的身份中沉浸15年之久?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一、皇兄驾崩,错失继位良机

公元318年,东晋天子晋成帝司马衍在位17年后病重,此时他的两个儿子还都在襁褓之中。按照常理,皇位应该传给二弟晋康帝司马岳。然而问题在于,晋康帝只比长子司马丕小3岁,且司马丕已被立为琅琊王储君。所以朝野上下都认为应该传给年仅6岁的太子世子司马衍,以维护皇族血脉相承。

当时掌握实权的车骑将军庾冰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就劝说成帝应该传位给亲弟弟司马岳,以巩固王室的统治。成帝想了想,也认为庾冰说得有道理。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一方面,以晋康帝的年龄和才干,足以 壮大本支皇室的力量;另一方面,太子世子过于年幼,作为摄政的庾冰还可以从中渔利。于是重病之际,成帝立马传位诏书给弟弟司马岳。

没想到,一向被誉为谦逊内敛的司马岳,在这关键的继承人选上却表现出了极强的意志力和担当精神。他在得到诏书后,认为皇位本应属于太子世子这正统嫡传,所以居然退让三次,痛哭流涕地要将帝位传回司马丕。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成帝面对如此坚定的退位请求,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他明知道以太子世子的年龄,朝政势必会落在庾冰一党手中,自己在太阳底下所建立的业绩也会被这些奸佞小人摧毁。可是司马岳的矢志不移,似乎已然决意践行“兄终弟及”的礼法,成帝又苦于没有更好的人选。

就在这危急关头,成帝的病情突然加重,已经到了命在旦夕的地步。百般无奈之下,成帝在第四次传位诏时,终于气绝身亡。他只来得及在遗诏中简短写下“当以舅父、弟及嗣”十个字,便长出一口气,结束了他短暂的21岁生命。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遗诏发布后,朝野哗然。众臣纷纷劝谏新君登基。在这种形势下,司马岳最终还是接受了成帝的遗命,登上了帝位。是为晋康帝。当他穿戴御服,跪拜太庙时,许下了一个哀恸的誓言:一定会像历史上周成王的叔父康叔摄政一样,努力辅佐太子成长,直至壮大为英明君主再传以大统。

然而,成帝驾崩的当天,身在外地的庾冰就收到了密报。他立刻意识到皇位既然落在二弟司马岳手中,自己不攻自破,必然会被清洗削权。因此庾冰立即起兵造反图谋夺权。所幸最后在何充的劝说下,庾冰才罢兵请罪,这才避免了另一场动乱。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二、即位之初,安抚百姓扶持民生

公元319年,晋康帝正式即位,改元建元。当他穿戴御服,跪拜太庙时,许下了一个哀恸的誓言:一定会像历史上周成王的叔父康叔摄政一样,努力辅佐太子成长,直至壮大为英明君主再传以大统即位之初,面对兄长英年早逝与外戚庾冰意图夺权的双重打击,心中悲痛无比。然而他很快调整心态,积极投入到治国当中。为安抚成帝驾崩的民心,他立即下诏恢复吏禄常籍,不加攻讦。又抚恤建康城中所有的孤寡老人,让百姓感受到国家的温暖与慰藉。

不仅如此,晋康帝还亲自为成帝送丧护灵,足迹所至,百姓们都被这位新君主的诚挚孝心所打动。甚至有母老胞低的暮年妇人,看到皇帝以皇子之尊摆下君臣之间的等级礼法,执意要给成帝送最后一程,也感动得抹起了眼泪。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在位之初,晋康帝每天整日为成帝守丧,不上朝不说话,悲恸异常。然而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忘记凭吊生民疾苦。仅仅登基一年,晋康帝便数次下诏赈济天下水旱灾民,发放钱粮以解百姓之饥寒。

这一系列的作为,使百姓们对这位新君主充满了期待与爱戴之情。一时间,朝野上下都盛传着晋康帝的英明神武和仁政爱民。纷纷预言晋室基业将到他的手中迎来又一次高峰。

然而这位初登帝位的年轻君主,内心的抉择和焦虑还只是刚刚开始。他意识到,光是安抚民心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国家危机还潜藏在朝堂之上,皇族外戚勾心斗角,会给国家的长治久安带来无尽祸端。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三、削弱外戚势力,渐次掌握朝权

晋康帝即位之初,朝政大权掌握在外戚庾氏一党手中。其中以庾冰最为专横跋扈,几乎把持朝政大权。为减弱庾氏势力,晋康帝采取了一系列渐进的举措。

首先,他提拔何充担任中书监兼录尚书事,逐步替代了庾冰原本的权力。其次,他分别任命庾冰和何充镇守边疆,以瓦解他们在京城的影响力。再则,他多次提拔自己在琅琊王府的旧部,逐渐掌控禁卫军权。

然而庾冰等人岂会轻易拱手让权?他们先是在朝堂上大肆挑拨离间,使皇帝与何充之间产生隔阂。同时又暗地里收买人心,联合其他外戚阻挠皇帝的人事安排。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晋康帝虽然年轻,但他性情中人,内敛深沉,不轻易 感情用事。面对庾冰的种种阻挠,他并没有与之正面对抗,而是继续深入发掘自己的亲信,将其安插到各个重要岗位。

比如他提拔褚裒为徐州刺史,以防备庾冰在扬州的势力。他还拉拢谢安和祖约这些文字臣进入核心圈层,以获得舆论支持。

就这样,晋康帝通过种种渐进且稳妥的手段,终于在两年后基本削平了庾氏在朝的影响力。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的阵营势力。至此,晋康帝手握大权,足以发号施令。于是,他准备向成帝许下的誓言再进一步,要用自己的双手,为东晋的基业续写新的篇章。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四、北伐中原,统一南北

建元二年,关中形势大好。前凉张骏屡败北魏军,河西之地已为我所用。与此同时,后赵国内乱不断,此时正是北伐中原的大好良机。

为此,晋康帝立马策划北伐中原之战。他先后任命亲信将领桓温和庾翼为前锋和北伐都督,一北一南策应关中。与此同时,庾冰和何充也被任命为南方各路大都督,负责后援补给。

眼看北伐大军即将开拔,几路人马配合,一举攻占中原在望。然而让晋康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朝中居然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大事。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原来是有个叫郭璞的术士,他预言“立始之际,丘山必倾”。丘山正是晋康帝的名字谐号。有心人立刻传播这个预言,意在动摇军心。晋康帝一开始并不以为意,直到有人告诉他,“立”就是他刚登基的那一年“建元”,“始”就是第二年。也就是说,这预言明明白白地说明,他在位的第二年就会倒下。

听到这个解释,晋康帝不禁心头一紧。他向来相信玄虚之说,现在看这个预言的验应似乎就在眼前,不免有些忐忑和迷惘。

他反复权衡再三,还是决意要去实现北伐中原的宏愿。只是在部署兵马的时候,稍稍收敛了一些雄心壮志。然而让晋康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时,朝中居然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大事。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原来是有个叫郭璞的术士,他预言“立始之际,丘山必倾”。丘山正是晋康帝的名字谐号。有心人立刻传播这个预言,意在动摇军心。晋康帝一开始并不以为意,直到有人告诉他,“立”就是他刚登基的那一年“建元”,“始”就是第二年。也就是说,这预言明明白白地说明,他在位的第二年就会倒下。

听到这个解释,晋康帝不禁心头一紧。他向来相信玄虚之说,现在看这个预言的验应似乎就在眼前,不免有些忐忑和迷惘。他反复权衡再三,还是决意要去实现北伐中原的宏愿。只是在部署兵马的时候,稍稍收敛了一些雄心壮志。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五、英年早逝,寡居五朝太后

公元322年九月,在位仅两年的晋康帝突然病重。他意识到大限将至,匆忙立太子,才仅23岁便驾崩了,与兄长成帝的病重离世可谓异曲同工。

晋康帝的猝然离世,对东晋帝国无疑是个巨大打击。他北伐中原的壮举就此夭折,汉族复兴的希望破灭。而作为皇帝的他,也没有机会完成那个学康叔摄政太子的誓言了。

然而更令人扼腕的是,晋康帝的妻子褚太后,从此开始了漫长四十年的守寡历程。她此后辅弼了五位天子,被尊奉为“五朝太后”。以一己之力支撑起这江山社稷。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公元362年,六十有五岁高龄的褚太后才最终与丈夫司马岳泉下团圆。她始终没有改嫁,情深似海的守寡之举,成为千古佳话。当今人们谈起三朝太后的贞节时,总难免要提起褚太后的这段故事。

晋康帝虽然英年早逝,但他在位短短两年的种种作为,无疑彰显了他治国有方、铲弊兴邦的雄心壮志。

做兄长“备胎”15年,不甘做舅舅的傀儡,其妻五朝称尊的短命天子

六、结语

晋康帝虽然在位仅仅两年,但他的一生却波澜壮阔,堪称传奇。他先是面临兄长英年早逝,自己又三次推让帝位的艰难抉择。登基之后,他即以仁政抚民,又着手削减外戚势力,稳定朝局。

在北伐中原的宏图里,他表现出抱负远大的雄心壮志。虽然这一切都因他自己的猝然离世而戛然而止,但作为东晋短暂盛世的奠基者,晋康帝的历史地位无可动摇。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242.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