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前言

在古老的西周时代,诸侯国的分封似乎是国家治理的一种常见方式。然而,究竟有多少诸侯国的国土面积有多小呢?

历史的记载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颇为奇特的情节——国王竟然亲自出门收麦子!这一古老的插曲,又是怎样成为一个诸侯国覆灭的导火索呢?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鄅子贵为王室子弟,却步步为营

鄅子的封地仅仅只有7平方公里,他作为小国君主的政治地位尴尬而艰难。然而鄅子天生聪慧通达,为人重情谊而慷慨大度,这些品质深受鄅国百姓的喜爱。 因此,即使鄅国力量渺小,鄅子仍然凭借个人魅力和口碑在群臣和百姓间站稳了脚跟。他时刻谨记自己微妙的政治地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以巩固这不起眼的王权。

公元前540年,鄅国重臣伯悼窥视王位,与邻国结盟密谋推翻鄅子。鄅子凭借敏锐的洞察力和果断的手段成功化解了这场危机。然而,王权的动荡也让鄅子看清了大国之间无情权力交锋的本质。 作为小国君主,稍有不慎就可能送命。鄅子从此变得愈发审慎保守,国政基本封闭自守,他不得不将全部精力投入到自保上。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邻邦蚕食,岳父援手

鄅子的妻子来自宋国王室,这层姻亲关系暂时稳定了鄅国的局势。 然而,邻近的邾国和鄯国对这块肥美的土地虎视眈眈,时有小规模的蚕食和侵扰。公元前530年,宋国发生了一场未遂政变,鄅子的岳父向戌权倾一时,暂时无力西顾。 鄯国和邾国趁机相互勾结,意图瓜分鄅国领土。

正处这种内忧外患的局势之中,公元524年的一场农业危机成为了压垮鄅国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一年,鄅国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农田广泛歉收。鄅子带领残存的百姓亲自下地干活,以争取最后一线生机。 哪知邾国伺机而动,趁鄅国空虚之际突袭边境。鄅子及其臣民们慌忙赶回,却已来不及重整旗鼓。在混乱中,鄅子被邾军俘获。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此时的鄅国已经是强弩之末,已无力回天。所幸,鄅子的岳父向戌在宋国权力斗争中渐渐扳回颓势,得知噩耗后立即派兵前来解救。鄅子得以重登王位,鄅国也暂时救回了一线生机。然而此后的10年间,向戌在宋国的势力日益弱小,鄅国终究难逃覆灭的命运。公元前514年,在邾鄯联军的打击下,鄅国灰飞烟灭,鄅子不知所终。

鄅国覆灭的结局并不出人意料,但这一小国君臣之间微妙的政争和生存恐惧,其波诡云谲的内幕却让人不禁唏嘘和反思。我们是否可以设身处地地揣测,小国领袖肩负的、那无处诉说的焦虑和孤独?他们面对大国压迫的无奈,又是否值得我们更多的理解和同情?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滕国:七百载•沧海

谈及小国求生存,我们不得不提及那传奇的滕国。面积仅25平方公里的滕国,立国于公元前1046年,至公元前340年,整整700年间滕国屹立不倒。

这种近乎奇迹的顽强生命力,却又是依靠什么得以实现?我们或许可以从滕国独特的自然环境和社会机制中找到答案。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九曲回肠山水静谧

滕国位于今河南省滕州市一带,地处黄河三角洲肥沃平原。这片土地诗情画意、环境清幽,人烟稀少,四野鸟语丛林,可谓天成的世外桃源。

清代文人沈德潜在《巡幸滕州记》中描述道:“城东数里滕水,绕城三周,水势绵长......城北绕二十余里,水清沙少”。这种“九曲回肠”的特殊地理环境,使得滕国四面环水,河网密布。

即使强敌来犯,要想直达滕国腹地也必须翻山涉水,进军困难。 正因如此,在漫长的700年岁月里,滕国屡遭强敌入侵,却总能全身而退、化险为夷。亦正因如此,滕国得以长时间维系它微不足道且脆弱的独立自主。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民朴王谨守成好田

历代君主是国家兴衰的关键因素,而滕国历代国君正是这小国顽强生命力的重要支撑。自立国之初,第一代君主滕仲公即奠定了以德治国的基调。他深得民心,被后人誉为“好滕仲”。

到了春秋后期的滕庄公与滕文公时期,面对齐楚两强交锋之势,滕国采取闭关自守、农战结合的方针,依托本国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长时间保持了独立自主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滕国的这种守成政策为其争取了宝贵的700年生存期。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七十载存亡攸关

然而事实证明,任何事物的生命力都具有限度。公元前470年,魏国崛起并吞并了滕国,700载生命至此走到了尽头。失去自主权的滕国沦为魏国的附庸。公元前403年,秦国吞并魏国,滕国成为秦国的一个县。

尽管历经沧海桑田,但“滕”这一名称及其所承载的特有文化内涵,却在长达2000多年的历史变迁和族裔融合中依然得以保存。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今日河南滕州的“滕”字由此得名,同时也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一张独特名片。这种文化上的鲜明记忆和延续,或许正是小国命运中最宝贵而值得自豪的部分。

滕国漫长而传奇的历史告诉我们,面对强敌入侵,小国可以依靠自身独特的地理优势和内政策略来争取宝贵的生存时光,即便无法改变它最终被同化或灭亡的命运。我们是否也会由衷地向这些小国的顽强生命力致以崇高的敬意呢?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许国:典型的小国命运

如果说滕国的没落是沧海桑田造成的必然,那么小国许国的覆灭则更加凄惨而无奈,成为了小国命运的一面典型写照。

许国,位于今河南许昌地区,是一个人口贫困、领土仅30-40平方公里的小国。其君主为周天子的远支宗室,封号仅为一个最低等的“男爵”。这种等级显然不足以让许国得到周朝同侪们的尊重和认可。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

根据《左传》记载,许国第五任君主许简是位性情孤傲、行事乖张的小国统治者。他不拘小节、不合时宜,数次挑衅远比许国强大得多的齐国。这无疑给许国招来了无数的麻烦和灾难,也注定了许国的覆灭难以避免。

许简曾三次前往齐国城下辱骂齐桓公,最后一次甚至在齐国城下放屁而去。这种近乎愚昧的挑衅行为终于激怒了齐国人。公元前678年,齐桓公派兵发动了针对许国的决定性进攻。在齐国的兵力面前,寡不敌众的许国很快土崩瓦解,灭亡于齐国铁蹄之下。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许简这种无视大国强权、我行我素的行事方式,或许正体现出小国君主的一种心理特征——他们常因身份的卑微和认同的缺失而产生某种程度的反叛情绪和炫耀欲。

这在许简的故事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然而最终的结果也表明,在小国与大国的实力悬殊面前,这种反叛和挑衅所能做到的,只有把小国送上灭亡的不归路。

子曰:“小国之事大国,则其政不改矣。”许国之覆灭,便是小国君主不知天高地厚的典型例证。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祈求再存或为时已晚

许国覆灭之后,其遗民只能四处奔逃,苦苦寻找新的立足之地。许氏这一姓氏由此得名,成为许国灭亡的历史见证。《山海经》中记载:“许国之民东迁,祈山川以延其世。”这无疑是许国子民对其灭亡古国的哀恸,以及对新生存条件的期盼。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期盼,祈祷能再度拥有自己的国家,历史车轮的碾压终究是没有回头的可能。对于小国而言,面对强大的敌人入侵,往往只能选择无条件的臣服或顽强的抵抗。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许国最终的沦陷也预示了类似命运的无数小国,它们在战国时代那场残酷权力游戏中会是惨淡的背景板,会是立足未稳的蝼蚁。稍有不慎就会荡然无存。

许国的覆灭,无疑是历史的无情判决。我们又将如何看待这些风雨飘摇的小国?它们值得我们的哪怕一点探询,一点关照或是同情吗?

西周分封的这几个诸侯国有多小?国王出门收麦子,竟然亡国了

结语

历史的长河依然在奔流,也依然在重复着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律。强者称王,弱者退位;强国称雄,小国灰飞。这一规律看似残酷,却又深刻地烙印了这个世界的本质。

那么我们又能否停下脚步,将目光转向这些不起眼的小国,聆听它们的呐喊,品味它们的命运?或许正是从这些细微之处,我们才能窥见那人世间的百般滋味。

原创文章,作者:lkw_zz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47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