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前言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这个题目仿佛展开了一段古代女性在艺术与政治交融中的非凡传奇。一个以舞蹈为生的普通女子,如何因“舞剑”而创造了唐朝历史上独特的传奇故事?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灵玉盘旋,舞姿动四方

大唐开元年间,长安城内歌舞升平,一名姓公孙的姑娘凭一套绝妙的“剑器舞”,在长安城内名声大噪,无数文人雅士为之倾倒。虽无从考证,她被亲切地称作“大娘”,带着一丝令女子黯然神伤的蒙昧无知,却也折射出一片赤子之心的恣意张扬。

公孙大娘的舞姿灵异绝伦,双手操控长剑,时而凛然横空,似要一剑斩断尘世;时而轻妙舞动,招式如水,流转灵动;腰肢轻摇,身形婀娜,若能轻歌曼舞,定是令无数才子佳人为之神往。她的剑舞似乎汇聚了天地间的所有美,任谁也难以将目光从那翩然飞舞的剑光中移开半分。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公孙大娘不仅舞艺超群,更是一个开明博大的女子,带着满腹绝世武功,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慷慨倾囊地将那份艺术魅力与普罗大众分享。途经各地演出时,她总能收获如潮水般的喝彩与赞叹,许多才子佳人还将她视为“闲暇时最佳消遣”。

而在长安这座万邦云集、百业辐辏的都城,公孙大娘的知名度却更胜过任何一处。不论富商巨贾,还是王公巨室,亦或只是衣食无忧的平凡百姓,均对这位“舞剑先锋”倾心不已。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一有公孙大娘的演出,长安城内总会涌向她的演出现场,只为一睹那绝色妙舞的风姿。更有不少少年才俊会为她此起彼伏的掌声而神魂颠倒,为那华美绝伦的身影而向往不已。

七岁的杜甫,也曾是公孙大娘演出时最忠实的小跟班,他会穿梭在人群里,只为亲眼目睹大娘的一举一动;他的思绪也总会不自觉追随着大娘飞扬的袖袍和云墨般飘逸的秀发......彼时的杜甫怎会想到,这一见如故的美妙印象,竟会伴随他整个一生。而三十多年过后,当他听闻那怀念不已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总还会忍不住三更抚琴,寻思往昔旧梦不知所云云。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草圣观舞,豪放墨韵汇聚

在公孙大娘声名鹊起之际,她的足迹也开始扩展至长安城外,目的只为以自己的舞艺为天下带去一份欢愉。河南邺县便是公孙大娘巡演之旅的一站,而此地也因一场梦魇般邂逅,让早已小有名气的草书大师张旭获得了人生巅峰的突破。

彼时的张旭,草书造诣已是举世罕见,但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种更震撼、更磅礴的汉字之美。可惜创作多年的他依然觉得缺少什么,久而久之,他总是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这一次邺县之行,也只不过是想寻个乐子解解馋罢了。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怎料一场寻常表演,竟成了张旭人生的转折点。当公孙大娘舞动长剑,犹如天女散花时,张旭整个人都被那绝色妙舞震慑住了。

他看着大娘轻灵翩跹的身姿,如癫如痴;他看着大娘剑法翻飞流转,大开眼界。演出结束,张旭打听到公孙大娘的名字和来历,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女子,竟成了自己艺术的点睛之笔。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自此以后,张旭在酒后握笔写字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每想起公孙大娘的舞姿,他就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澎湃。于是那激越洒脱的文字便奔泻而出,恍若汹涌的江水。字字看似张狂,却每字蕴藏无限深意与灵韵,打破传统枷锁,创造出前所未有的文字之美。

张旭的朋友吴道子也因同样偶然的机缘,得见公孙大娘风姿绰约的舞姿,而感动于那绝伦的风姿。之后,他的笔下流淌出了灵动飞扬的水墨女神,将那抹倾国倾城的绝色,继而化作千古绝响,传颂于世。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皇家御用,玉树临风迎二圣

在张旭和吴道子等艺术大师与公孙大娘的邂逅之后,玄宗李隆基听闻她风光无限的盛名,也将她聘为御前乐师,加以悉心栽培。一时间,公孙大娘的舞蹈艺术更上一层楼,受到皇帝本人的精心指点,她也逐渐涉足舞台之外的辽阔天地,成为玄宗的知己良师。

除此之外,公孙大娘在乐团中结识了当代最杰出的乐师李龟年,两人也成为忘年之交,多有唱和。于是乎,大唐盛世风韵更胜他时,这位令无数才子为之倾倒的娇俏舞者,也终于嫁与君长,终成眷属。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在公孙大娘的感染下,玄宗的音乐创作也愈发丰富多彩,民间甚至盛传是大娘替他代笔。玄宗也多有微服出游,只为将大娘的奇迹之舞介绍给众生,引人赞叹不已。不过,大娘的舞姿深藏剑道真谛,玄宗却始终未能将真传窥得。

公孙大娘虽是女子,心胸开阔得很,她见识过太多所谓“风月场上的才子”,却始终未曾动心。只有张旭、吴道子这样为艺术献身的才子才让他心头一怔,所以大娘也乐于将剑舞真谛与二人分享,让他俩的艺术再上新的台阶。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忆舞弟子,不灭剑舞

天下太平盛世,竟也无情被战火焚烧殆尽。安史之乱一触即发,公孙大娘亦在战火中销声匿迹,再无音讯。玄宗仓皇出逃,天下礼乐不存。而慨然袖手的还有,依依不舍的杜甫。七岁时佩服的女神,如今竟一去不返。

当战乱平定,杜甫又回到破败的长安,满目疮痍,不堪回首。无意中,他见一名青衣少女在舞台正中翻飞舞动,杜甫怔忡片刻,似有回音在耳畔徘徊。

他这才猛然回神,此人乃是公孙大娘的嫡传弟子,原来师傅失踪之际,始终带领一众弟子躲避走火,艰难苦练师父真传心法,只盼能有朝一日,重现昔日辉煌。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看着眼前妙龄女子的曼妙身姿,杜甫想起了那个7岁的自己,不禁感慨万千:这舞姿,竟是当年无懈可击的真迹!

杜甫魂不守舍地来到寺庙僧房,取出纸笔狂饮三大杯,这才定定神凝神入画。他提笔挥毫,奋力书写。任由雨打残灯,夜深人静,他只希望能将自己小时候的梦,公孙大娘的身影,都完完整整地传承下去。

第二日清晨,杜甫醒后一看,只见案几上赫然一篇《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的确,无论任何事物都会在时光里褪色,唯有这首千古流传的诗作,才是永恒!

大唐第一舞人公孙大娘,因“舞剑”成就唐朝三圣,虽普通却不平凡

结语

世人常常只看重人物身份的高与低贵与否,其实不过都是流俗之见。跨过盛世的烟霞,大唐早已灰飞烟灭,人们把公孙大娘的绝世容颜与舞姿遗忘在记忆的镜框里,唯独杜甫笔下那抹倾国倾城的背影依然绚丽夺目,绝艳生辉。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55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