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前言

裴垍,一个在唐朝历史长河中只担任了两年零两个月宰相职务的名相,却因其短暂而精彩的政治生涯,成为后人敬仰的历史人物。

他为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是其智谋卓绝,还是他在临危之际展现出的非凡才干?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办案严谨,秉公执法

贞元十六年(800年),裴垍以考功员外郎的身份参与了那一场轰动一时的进士策论大论战。当年的策论题目似乎并不引人深思,《旧唐书》仅记为“指陈时政之失,无所避”。

然而最终却牵扯出了层层波澜。因为三位最终中选的策士李宗闵、皇甫湜与郑英啸,他们的策论毫不留情地抨击了时政,引起了宰相李吉甫的激烈反弹。

面对如此尴尬场面,年轻的裴垍并未退缩。他秉承公正之心,坚持依法办案。最终他覆试的结果,仍然选择了三位犀利的策士。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这无疑触怒了身居高位的李吉甫。裴垍也因此遭到谴责,被贬出翰林,发配户部担任侍郎。李吉甫心有不甘,对裴垍颇为记仇。

然而,正是裴垍在这场风波中表现出的正气凛然,赢得了宪宗的嘉许与信任。宪宗清楚裴垍判断公正,绝不徇私枉法。此次事件更加深了他对裴垍的信任与器重之情。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品行优先,举贤任能

五个月后,宪宗重新起用了年仅三十五岁的裴垍,拜他为中书侍郎,加同平章事,始掌宰相要职。

上任之初,李吉甫见裴垍“精鉴”,便请他举荐人才。裴垍心无旧仇,二话不说便列出30余人的名单。这些被举荐的官员,后来果然个个骁勇善战、深得人心。李吉甫对裴垍宽厚仁义的胸襟刮目相看,由衷佩服。

究其原因,乃在于裴垍举荐官员,一向注重其品行。他常选择一些“性格刚直”且“品节高尚”之人,如李绛、崔群、韦贯之等。这些官员个个正直守正,务实作为,并无一人有失职守。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而裴度,这位后来擢升为宰相的名臣,也是出自裴垍的一纸举荐。二人虽同为裴姓,却绝无任何袒护之举。裴垍看中的,纯粹是裴度个人的正气与才干。若说裴垍的选人用人最值得骄傲之处,便是他总能发现时人云里雾里之中最具才能的那些官员。

如崔植就是典型的“深藏不露”型人才。崔植长年躬耕故乡,潜心经史,却很少出仕。正是裴垍出于慧眼识英雄的考虑,力排众议,将其招为左拾遗。崔植最终也果然大有作为,累迁至枢密副使。

裴垍广结英才,用人唯才是举。他所举荐的官吏,个个后来声名远扬。“天下翕然称得人”,这就是裴垍选人的最高评价。时人无不对他卓识英才的能力感叹不已。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革新税法,积蓄实力

若论裴垍担任宰相期间最重大的功绩,则非税法革新莫属。元和四年(809年)三月,河北藩镇节度使王士贞去世。其子王承宗竟径自继任,丝毫不将朝廷放眼里。王氏父子胆大妄为的作为,简直是对朝廷权威的公然挑衅。

这无疑触怒了雄心勃勃的宪宗。他正准备发兵削平外藩,王氏父子的反叛之举,更是雪上加霜。宪宗愤怒异常,誓要动武惩治叛逆。

面对君主英明的削藩决心,裴垍并不反对。他更清醒地认识到,想要打赢战争,财力就是根本。中央要想削藩成功,必须打赢王承宗。而打赢战争的关键,就是财力雄厚。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当时的藩镇向中央缴纳的税赋,往往大幅低报地方实际收入。这使中央财政捉襟见肘。要想削平外藩,必须从增加财政收入着手。

于是,在裴垍主持下,朝廷颁布了一项重要改革。这就是著名的“两税法”改革。改革后,藩镇不再可以从属州县中抠出军费。所有州县税收,必须直接上缴中央。中央再按比例拨款给藩镇。这无疑大大增加了中央的财力。

此举不仅增加了财政收入,也进一步削弱了藩镇的经济基础。正是两税法的改革,奠定了日后宪宗大举削藩的物质基石。朝野上下,无不对裴垍推行税法改革的决断,颂声载道。堪比历史上那些伟大的财政改革家,裴垍看得深远,着眼长远,让后人对他刮目相看。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忆故人,怀老友

如果说,严谨办案和识人用人是裴垍的政治品格,那么他宽厚的胸襟和浓浓的真情,也让后人津津乐道。在担任宰相后的某一天,裴垍的一位故交官员远道而来拜访,希望通过他谋一官半职。

裴垍热情款待,两人话谈甚欢。故交官员娓娓道出离乡背井的辛酸,表达了对裴垍的深深怀念之情。裴垍对老友大力抚慰,使他感觉自己就是返乡的游子。

然而当故人提出求官之要,裴垍却不为所动,他明确表示自己绝不徇私情,却也体现了对故交的礼遇与恩惠。在故交官员的心中,裴垍仍然是那个情谊深厚而又正气凛然的知己。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若论及裴垍最为铭记的知遇之恩,则非李吉甫莫属。尽管两人曾一度因对策士测评问题产生芥蒂,然而上任之后,裴垍从未放在心上。他仍然欣赏李吉甫的才华,不断举荐才俊给他使用。

李吉甫也看中了裴垍的才干与气度,上奏宪宗让裴垍后继自己出任宰相。两人间曾有过的那点芥蒂,早已在各自宽广的胸襟中烟消云散。

如此宽厚仁义的君子,又岂会记仇于人?裴垍待人的胸怀之宽,在于他永远抱着一颗爱护才俊、团结奋进的心。正是这种胸襟,成就了他辉煌的用人之功。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两年多的宰相生涯,功成身退

元和七年(813年)十月,年仅三十八岁的裴垍在宰相任上患病去世。短短两年多的宰相生涯,裴垍却以超人的毅力和气度,辅佐宪宗完成了一场与强藩势力的殊死博弈。

大唐国力日渐膨胀。藩镇余孽虽未尽灭,却已无力蠢动。正如裴度的预言,帝国中兴指日可待。这,正是命途多舛的年轻宰相留给子孙后代的最宝贵遗产。

唐朝名相裴垍,只做了两年零两个月的宰相,却为后人所敬仰

结语

功成身退的裴垍,虽然很早就被无情死神夺走了生命。然而在晚年清闲的乡村生活中,看着家乡一片欣欣向荣,心里想必也满是慰藉。

真正的传奇,从来都在平淡中开始,而在平淡中结束。裴垍平淡而又传奇的一生,至今仍然在许许多多唐代历史爱好者的心目中绽放着光芒。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622.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