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都说帝王多薄情,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从来都是新人笑旧人哭。

可偏偏在明朝就出了个痴情种皇帝明孝宗朱佑樘,这位可以说是“一夫一妻制”的标准代言人了,一生就只有张皇后这一个妻子,两人同起同卧,同餐共饮,在感情上说一句神仙眷侣都不为过。

可偏偏也正是这样浓烈的夫妻感情,反倒让明孝宗这个素有仁慈宽政的皇帝,养出了两个明代最为嚣张跋扈的外戚侯爵。

仗着明孝宗对张皇后百依百顺的宠溺,张皇后的两个弟弟不仅将皇宫大院当成了自家花园子,甚至还干出了醉酒偷戴皇帝御冠的大不敬之罪和奸污宫女的荒唐事,至于其他买官卖官、贪污受贿、欺压百姓等恶行更是数不胜数。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但凡当皇帝的换个人,这俩货绝对是死得透透的,要是碰上朱元璋那样的狠人,只怕是道路两旁就得多两个皮草人了。

可偏偏就撞上了明孝宗这个“耙耳朵”,这位不仅对百姓仁厚,对自家媳妇那更是体贴入微、事事顺从。在张皇后的哭缠之下,张氏两兄弟很多的恶性罪过都被明孝宗得过且过地摆平了。

即便是在明孝宗死后,依仗着已经升职为张太后的姐姐,这张家俩兄弟也是拿足了外戚第一人的派头,继续风风光光了几十年,直到张太后的儿子明武宗意外去世,明世宗嘉靖帝上位十余年后才彻底结束了张家外戚的风光。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都说偏爱灰姑娘的霸道总裁总是有个悲惨的童年故事,那钟爱妻子张皇后的明孝宗,也是有着不幸的童年经历。

他爹万历皇帝在万贵妃的甜言蜜语下,没少给少年的明孝宗苦头吃,不说衣不暖食不饱,至少精神折磨少不了。但好在万历帝子嗣少,明孝宗也就磕磕绊绊地成长为了一个待婚的少年郎。

成华二十三年,明孝宗在礼部的牵头下和当时国子监生张峦的女儿结为了夫妻。

这里要提到一点的是,让已经是皇太子的明孝宗娶小门户出身的张皇后并不是万贵妃的指令,而是在朱元璋时期为了遏制外戚势力就形成的一道“潜规则”,那就是只采选民间民女和小官家女子为后宫妃嫔。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可即便成了婚,看似风光的皇太子和皇太子妃也依旧是生活在万贵妃的淫威下,两个同甘共苦的小可怜在后宫的各种磨难催发下感情是越发的深厚了。也正是因为怜惜张皇后陪他一路走来的不容易,明孝宗在登基后也格外珍重珍爱张皇后。

皇帝嘛,天下在握,权柄高于天,自然是少不了爱屋及乌了。不仅在后宫就守着张皇后一个人过日子,连张皇后的娘家也是一封再封。

登基才三年就封了老丈人张峦为寿宁伯,两年后立张皇后之子朱厚照为皇太子时,都还不忘再次进封老丈人为寿宁侯。

类比武将要封狼居胥、开疆扩土才有拜相封侯的机会,张峦仅仅因为张皇后,就在短短五年的时间里无功无劳地成为了侯爷,这受封速度,简直堪比乘火箭上天。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好在张峦这人是个正经读书人,即便猛登高位,也是谦虚待人,不见跋扈。

一门两侯爵,权势高过天

可惜的是,张峦也就风光了五年就福薄离世了,而他的离世也开启了张家嚣张跋扈的序幕。

他的夫人和他的两个儿子都是一朝得势就肆意妄为的主,张母人称金夫人,以陪伴女儿的名义常年住在皇宫中,虽无太后之名却行太后之实。

张家两个儿子也是在皇宫中自由出入,长子袭爵寿宁侯不说,次子也被封为侯爷,就连张家的各种姻亲甚至是义子朋友之流,都被封了锦衣卫千户百户之类的官职。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最离谱的是,张峦的一个受宠小妾去世后,都被明孝宗追封为了正六品的安人。

可以说,在明孝宗一朝,会不会读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外戚张家有无关系。

有关系,你就升官加爵,没关系还有仇的就惨了,即便你站在正义的、道德的制高点,你也只能落得身陷囹圄、杖毙而亡的结局。

偷戴御冠竟“无罪”,奸污宫女也“无错”

我们常说“盛极必衰”,但对张家而言这条定律就成了“盛”得极快,“衰”得极慢。

明孝宗爱张皇后,然而作为一个有明君之志的皇帝,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伴张皇后,于是出于愧疚和弥补,明孝宗就默认了张氏兄弟俩常出入宫廷陪伴张皇后的事情。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在皇宫待久了见惯了的张家兄弟,也丝毫不见外,就拿皇宫当自己家了。

有一日,皇宫举办赏灯晚宴,孝宗皇帝喝多了就离席去出恭,为了方便把头上的御冠随手扔给了身边的太监。

谁知道同样喝高了的张家俩兄弟就瞧上了这御冠,竟然从太监手里强抢了御冠戴在自己头上,还在宴席上炫耀给众人看。还清醒着的人见到这一幕都吓得呆住了,不敢看,又不敢不看。

然而孝宗皇帝见此也只是一笑而过,并未追究,只说是喝多了糊涂,这要是搁在旁人身上,不以藐视皇权为由斩首示众,也至少要丢官弃爵、发配边疆。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这样都无罪,张家兄弟俩的胆子是越发大了,尤其是次子张延龄,行事更是荒唐无度。某日在皇宫里瞧见一宫女颜色好,就直接奸污了宫女。

旁的人不敢劝也不敢拦,只有孝宗皇帝身边宦官何文鼎站出来,拿起身边侍卫的金瓜(侍卫的武器)就砸。

这时,之前一动不动玩木头人游戏的太监侍卫们就都“活”过来了,拦下了何文鼎,放跑了张延龄。

何文鼎是个立志做“郑和”那样青史留名的太监,为人正直且有豪举,就把这件事当做张家的把柄上告到了明孝宗那里。奈何在明孝宗心里,张家兄弟就是自家皇后的调皮小弟,滤镜只怕有十层厚。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孝宗皇帝不仅不信,还认为何文鼎是受人指使来诬告的。何文鼎是个烈性子,当下就发言说:要是有人指使,那就是孔子和孟子。

何文鼎也是孝宗身边的老人了,孝宗也知道张家兄弟是有些荒唐行为,也晓得何文鼎无错,但为了张皇后的面子,还是将何文鼎关进了诏狱。

但只下大牢怎么够,张延龄可是差点被何文鼎拿金瓜砸伤了呢。张皇后知道前朝大臣还在为何文鼎求情,怕孝宗一心软就放了何文鼎,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直接派人在诏狱里活生生打死了何文鼎。

孝宗事后也后悔,但实在见不得张皇后哭缠,只得是厚葬了事。

于是,在张皇后的庇护下,张家这俩兄弟风风光光度过了孝宗一朝。孝宗去世后,上位的明武宗朱厚照虽然是个熊孩子做派,但也看不惯张家这俩惹是生非的舅舅。

​明代最嚣张的外戚:一门两侯爵,敢在皇宫奸污宫女,偷戴皇帝御冠

可每次有人弹劾时,他也拗不过张太后的哭缠,最后都只有不了了之。

后来明武宗意外落水去世,张皇后只有这一个儿子,于是不得不找来兴王府的侄子朱厚熜也就是后来的明世宗登基为帝。

明世宗即位时还年幼,再加上张太后势力庞大,面对张氏的跋扈也不得不忍。

于是这一忍,张家又嚣张了十余年,直到明世宗大权在握后,才钝刀子割肉式地处理掉了这个为祸明朝近五十年的张氏外戚。

对张氏外戚而言,可谓是:一朝风光无人欺,嚣张跋扈我第一。晚年惶恐夜难眠,富贵生死都由天。

#历史开讲#

原创文章,作者:冲出史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26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