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随着各国创新市场的高速发展,专利技术在创造经济价值、提高核心竞争力的过程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专利数量的多寡、专利质量的高低、专利更新的快慢、核心专利的有无等因素,日渐成为衡量一个企业、地区乃至国家科技、经济发展水平及活力的重要指标,专利权保护水平也逐渐成为生产力提高的重要标志。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当专利保护发展到一定的程度时,对专利权进行合理限制的问题自然产生,如何在有效保护专利权的同时预防和制止专利权滥用已成为知识产权领域亟待解决的问题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

«——【·案件回顾·】——»

案情简介

专利权人西安高科陕西金方药业公司(以下简称金方药业)于2006年11月向山东方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明药业)发出“法律顾问函”,声称该公司生产的“双唑泰泡腾片”侵犯了其专利权。

协商未果后,专利权利人以方明药业为被告向法院提起专利侵权之诉。诉讼中,经双方协商达成和解,案件以权利人撤诉终结。在双方签订的和解协议中,金方承认其侵犯了方明药业的专利,构成专利侵权。

由此,其产品打上了“冒牌货”的印记销量直线下滑,同时其企业商誉也遭受不小的损失以至于其余产品销量也收到了影响。2009年,通过对产品的技术对比,被警告人方明药业明确其生产的“双唑泰泡腾片”中所使用的一种辅料及其含量与金方药业专利产品不同。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根据专利侵权之全面覆盖原则,方明药业认为其不构成侵权。同时,被警告人得知早在权利人申请专利之前卫生部就颁发了“双唑泰泡腾片”的试行标准,故其认为该专利系无效专利。

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方明药业于2009年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以金方药业为被告的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己方“双唑泰泡腾片”为合法产品,于权利人之间不存在专利侵权法律关系。

由于目前我国尚无相关法律对专利不侵权确认案件中的证明责任予以明确,双方当事人对专利侵权法律关系的存否由谁证明产生争议。原告认为此案件系由被告人滥用其权利引发且自身主张之事实为消极事实,故应由被告人就侵权法律关系之存在承担证明责任;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被告则认为诉讼是由原告提起,原告主张确认其不侵权,故应当由主张者就专利侵权法律关系不存在予以证明。对此本案审判组织内部也存在分歧,支持双方当事人观点的皆有,最终经讨并结合本案具体情况,审判组织裁量由被告承担侵权法律关系存在之证明责任,并明确在被告即权利人能证明其专利为“新产品”专利时,由专利权相对人(原告)就其行为未列入专利权保护范围之技术对比承担证明责任。

庭审中,被告人举出药品行政审批许可证及相关证据证明被告产品为新产品,原告对此提出异议,认为依据绝对新颖性标准被告产品不可被认定为新产品。

法院最终依据行政审批标准,认定其产品为新产品并以此为据适用专利领域关于证明责任倒置之规定。

在对被告专利技术及原告涉案技术进行技术对比以确定原告实施之行为是否落入被告专利权保护范围的问题上,原告认为基于全面覆盖原则应认定为其实施行为未落入专利保护范围,被告则认为其添加之辅料未对技术方案起到明显进步之改进,系该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非经创造性思维即可得到之改进方案,不具创造性,故应认定原告之实施以落入己方之权利保护范围。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法院认为在医药组合物领域应谨慎适用等同原则,原告之实施未落入被告权利保护的范围,故判决方明药业不构成专利侵权。

金方药业不服该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争议焦点

第一,双方当事人之间专利侵权法律关系存否由谁证明。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原告之诉求即为确认其不侵犯被告之专利,且此类案件产生之因系被告以律师函等形式向原告发出侵权警告但又怠于行使权利救济 ,故案件围绕双方是否存在专利侵权法律关系展开,由谁来证明则是解决此类纠纷的关键也是双方争议的焦点。

第二,被告涉案之产品是否为“新产品”。被告认为,依据其提供的药品审批文件可认定其产品为新产品。原告则认为其不符合新颖性标准,故非新产品,并由此推出其不能适用专利侵权领域关于证明责任倒置之规定。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第三,原告实施的行为是否落入了被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专利不侵权确认及专利侵权领域,判定是否侵权的关键在于对双方技术方案进行专业对比,并依据相关原则判定相对人的行为是否落入了专利保护范围。

本案中原告主张其添加辅料及其成分均不同于被告之专利,故依据全面覆盖原则其实施行为未落入专利保护范围。被告则认为该辅料的添加不具创造性,依据等同原则可判定原告的实施行为落入了己方权利保护范围。

法院关于本案双方当事人证明责任分配的认定依据

专利确认不侵权案件,作为近年来出现的特殊的诉讼案件,兼具侵权之诉及消极确认之诉的性质,对于此类诉讼中证明责任分配的问题,目前我国法律尚无明确规定。本案审判组织,基于对此类型案件性质及纠纷产生原因的考量,认为原告应就其具有诉之利益予以证明,被告应就专利侵权法律存在之事实承担证明责任。

若本案被告能够举证证明其专利为“新产品”方法专利,则由原告就其实施范围未落入权利保护范围承担证明责任。

专利不侵权确认纠纷案件中,专利权人欲达适用《专利法》61条关于证明责任倒置规定之目的,必先证明其成就之要件事实,即证明相对人生产的产品与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为同样产品,且专利方法直接获得之产品为“新产品”。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依据证明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应当由主张适用该法律规范之一造承担法律规范成立要件事实之证明责任。对此,本案审判组织人员无争议,故明确首先由专利权利相对人就是否适用证明责任倒置承担证明责任,即关于对方产品与己方专利方法直接获得之产品为同样的产品及己方产品为“新产品”之事实承担证明责任。

若其证明使得法官形成积极之内心确信,则适用证明责任倒置之规定,由原告就其行为实施范围未落入专利保护范围承担证明责任;若其无法使得法官形成积极的内心确信,则不适用《专利法》61条之规定,由被告就专利侵权法律关系存在之全部事实承担证明责任

结语

专利不侵权确认之诉,对于规范专利权人依法行使权利,防止权力滥用,维护公平竞争,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同时我们应当在制度上完善这一制度,防止其成为恶意相对人要挟专利权人的利器,或者限制专利权的羁绊。

专利不侵权确认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方明药业诉金方药业案例

本文由此类案件中主要争点引出待证之程序事实和实体事实,结合证明责任分配的相关理论、专利侵权行为的特殊性及消极确认诉讼的特点,对待证事实的事实构成予以论述。

【不知大家对此有何看法呢?欢迎到评论区留言!】

关注@观律谈法

带您更加清楚的了解法律法规

[免责声明]文章案例过程、图片都来源于网络,此文章旨在以案普法,无低俗等不良引导。如涉及案件版权或者人物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删除内容!特别说明,本文不存在提造事实。

原创文章,作者:半山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301.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