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图片与本文无关,若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投稿人:匿名(声明:本文非我自己的经历,是投稿人的真实经历,为方便阅读均使用第一人称)

都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人生无常,还是应该与人为善才好。

心存善念、必有回报,哪怕是最开始都不是抱着求回报的目的,但是与人为善真的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帮助。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我就是这样,当年不经意间的做的小事,没想到最后竟然帮了我的后半辈子。

我出生的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当时咱们国家可以说是百废待兴,不过全国老百姓都带着一股子劲儿,为祖国的建设热火朝天。

我的家庭情况在当时算是比较困难的那种,谈不上活不下去,也就是能让吃饱的水平。

生长在那个年代,我也受时代浪潮的影响,从小就肯吃苦、干劲儿足,也是早早的就跟着爹娘去干活儿。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原本以为就这样一辈子当个庄稼汉了,结果在68年那年,又开始了征兵。

那会儿不像现在,每年都征兵,都是隔几年征集一次,记得之前那次好像是64年,反正那会儿我还小,不够参军的年龄。

那个时候的年轻人,谁不是一腔热血,能够参加解放军保卫祖国,多么光荣的一件事,这次我够18岁了,就赶紧去报了名。

家里爹娘也支持我,说我生的人高马大的,去部队好好表现比种地强。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那一年征兵很早,好像是在农村招的多,加上我身体素质好,很快就通过了各项程序,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

临到我出发的时候,家里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到了部队一定要听指挥,好好训练,不要怕吃苦,也不用担心家里。

我的二叔原来是村里的老师,从小就带着我练字,所以我那会儿虽然已经不上学了,但是写的一手好字,也算得上是有点文化的。

所以走的时候,二叔也是让我到了部队,有机会的话继续看书练字,说部队的干部们都得有文化,万一后面能留在部队提个干,那是最好的。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谁能想到,后面的事儿,还真让我二叔说了个差不多。

在部队里,我本身身材高大就比较引人注目,不过我性子比较闷,不太爱说话,倒是也不算很冒尖。

当年就是只知道听指挥,班长的话都是命令,不管是训练还是干活儿,我都是执行的非常好,也愿意去干的更多。

那会儿就感觉还是种庄稼的思路,只要自己能吃苦,多干活儿,就一定有好的收获。

因为表现好,加上身体素质出色,我很快就被连队领导们发现了,最让他们惊喜的就是,我的文化水平和一手好字。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所以那个时候我经常被抽调到连部帮忙,做一些文书类的工作,虽然是额外的帮忙,我却没有一句怨言。

其实要兼顾部队的训练和文书的帮忙非常累,之前不是没有过别人也有这样的机会,不过很多都是坚持不下来。

我能坚持下来其实也跟二叔最后给我说的那段话有关系,当年对于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万一能够在部队提干,可以说是在村里面都是受人尊敬令人羡慕的。

借着领导们的提拔,我在部队里落住了脚,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提干,家里也是为我感到高兴。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后来我也当了连长,那个时候可以说是人生得意啊,在部队不错,家里也是借着机会赶紧给我介绍了我后来的妻子跟我认识,是一个村的。

妻子虽然说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在村里也是劳动的一把好手,出了名的能干,父母在给我说之前就相中的不能行。

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后面成亲之后,我还是回到部队,妻子在家里真的是帮了大忙了,包括我这一辈子,妻子都帮了我很多,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说起来当连长时候,就不得不提到我说的这个通信员了,那个时候还是个不懂事的小伙子,谁又能想到后面能帮我这么大的忙。

我的通信员是个城市兵,就叫他小李吧,刚刚下连队时候我就发现他跟其他的兵不太一样,白白净净的,就是不爱说话。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打听了一下说是城市兵,家里条件挺好的,家里非要让参军,其实小伙子本人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参军意愿。

训练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又碰到了小李的班长,班长说小李训练等等各方面都不差,也听指挥,就是跟同期兵的关系始终就是有点平淡,没有打成一片。

不过这次班长倒是说了点其他情况,原来小李跟我当年有一点很像,就是能写的一手好字,

我记了下来,后来我的通信员位置空了,我就把小李抽上来了。

那会儿的小李比起刚刚入伍时候,黑了瘦了,就是还不爱说话,这个我倒是无所谓,本身我也不是个怎么爱说话的人。

其实那段时间我对小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照顾,但是小李不这么认为,后来小李聊到那段时间,我才知道是自己的无心之举,帮了小李大忙。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这个放到后面说吧,因为我也是后面才知道。

小李的文笔确实是不错,给我干通信员有点屈才其实,后来因为表现好,我跟政委一商量,干脆让小李当了文书。

时间过得飞快,我也在部队里晋升到了营长的岗位,但是这次晋升后没多久,局势就发生了变化。

都说世事无常,那次我真是感受到了,前面还是事业顺利、家庭幸福的我,突然就面临着众多棘手的情况。

先说家里吧,那会儿我还在部队,家里全凭妻子操持着,原本跟着父母亲一块,不紧不耽误做活儿,还能照顾好娃儿们。

结果父亲有一天突然生病,家里少了个主要劳动力,母亲跟妻子一下子就转不过来了,本身俩人干活儿就紧张。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现在上得照顾生病的父亲,下得顾着我那一儿一女的生活,妻子给我打电话后,我第一时间请假往家里赶。

回到家里忙前忙后的,才算是稳住了局面,父亲的病算是没事了,只是再也不能长时间下地干活儿了。

看着年老的父母,劳累的妻子还有可爱的一对儿女,我在家那几天就在想,是不是该回来了。

这个想法埋在心里,我回到部队之后就找了领导说这个事儿,因为表现好,领导开始时不同意的。

家里的情况每天都困在我的脑海里,我又写信给了之前的老领导,现在已经到师部了,信里面主要写的也是家里的实际困难。

很快回信到了,领导在心中说希望团部酌情考虑我的家庭情况,可以的话允许转业放行。

这样一来,我的军营生涯,也就正式结束了。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的就是,我转业时候,正好赶上了85年的大裁军,那年的部队安置问题,可把地方的同志们都累坏了。

还好我在部队的时候级别比较高,地方的同志还算是照顾我,说是让我可选择下去哪,不过也直接就说了,去企业比较好安排点。

我想了想,有个离家里近的地毯厂,后来就给安排到企业了。

但是企业和部队不一样,我去的时候,一没关系二没技术,就跟刚刚入伍的新兵一样,不知道该干啥。

后来厂领导说,长了这么大个子,就去保卫科吧,然后我就被安排去了保卫科。

刚去上班时候,其实还挺好的,保卫科也没啥事,我按点下班就回家,这么多年了,一直亏欠着家庭,可算是能有机会好好弥补下了。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但是好景不长,企业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因为没什么关系,我在保卫科也就是每天干干杂活儿,平时还有可能碰到哪个领导心情不好,被拎出来吆喝两句。

这工作是越干越不顺,看我回家之后唉声叹气的,妻子也是一直开导我,说咱家不求大富大贵的,你就留着这个稳定工作,能顾着家就是最好的。

其实当过兵的都知道,从部队出来,哪有不争强好胜的啊,原本想着当年的大环境,有个稳定的工作也就忍忍过去了,现在效益也不好了,我心里藏着那股劲儿又憋不住了。

虽然说是有想法,但是也是苦于没有好的机会,一直作罢,直到有一次市里的领导过来视察。

那次来视察的规格很高,连我们保卫处都要求着装规范,全员到岗。

领导们一下车,乌泱泱一群人,但是我在保卫处,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小李,小伙子现在带个眼睛,提了个公文包,看着比在部队里还精神了。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人太多,我们俩互相对视了下,也没有打招呼,然后视察结束他就随着众人回去了。

结果没过几天,小李就来找我了,战友相聚,情谊依旧,我俩就在厂子附近的馆子好好喝了一顿。

吃饭时候才知道,城市兵回来之后分配工作,小李现在已经是县里面领导的秘书了,看着小李现在的模样,我是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

倒是小李,听了我现在的情况后,一声不语,就说连长受委屈了。

一句连长,一句受委屈了,直接说透了我心里埋藏好久的苦闷,我赶紧喝了一大口酒稳住了情绪。

那天喝到很晚,我跟小李说起来原来在部队的事儿,时不时开怀大笑,我已经好久没有那么畅快了。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走的时候小李说他回去会帮我的工作想想办法的,其实我也没有在意,想着也就是醉话了。

第二天我就继续在保卫科干我的杂活儿了,想想前一天和小李的交流,感觉爽快之余,还是要承受着现实的生活。

后来又过了半个月吧,厂里领导突然叫我去办公室了,去了一看,小李也在,还有几个人事局的同志。

原来回去之后,小李也没停,他一是帮我整理了之前在部队的资料,二是帮忙打听现在哪儿还有不错的岗位。

经过一番折腾,还真给我找了个不错的岗位,让我去了县里面的公安局上班。

工作安顿好之后,我又找了小李喝酒,这次小李才说为什么要帮我,原来主要是感谢在部队时候我对他的照顾。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那个时候他本身就没有特别强烈的参军的意向,但是在家里的安排下,还是去了部队。

到了军营里面,同期的农村兵太多,他有时候跟人家聊不到一块,就更沉默了,虽然说是一直听指挥肯吃苦,但是就是感觉有点融不进去,又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就是被我抽调去当通信员,正好找到一个和战友接触又有点独立的平衡,缓解了心里的郁结。

也是借着通信员分发信件的机会,小李也和战友们慢慢熟悉了起来。

后来又当了文书,这个身份对他之后回家的工作安排也是起到了很好的帮助。

还有一点很重要,小李最开始听说给领导当通信员,还得给领导洗袜子,所以他开始是很抗拒的。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结果发现我连衣服都不用他洗,而且平时也没有领导的架子,这点也让他感觉很好。

听了小李的话,我有点哭笑不得,其实这都是当时的无心之举,我一直保持着新兵的习惯,所以衣服都是自己洗,本身的性格也是该严厉时候严厉,平时就比较随和。

对小李好也是有点惜才的意思,小伙子有文化就应该有着更好的平台去展示,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竟然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后来在公安局上班的我慢慢找回了在部队时候感觉,我也一直在公安系统干到了退休。小李也是,在体制内靠着部队的精神和自己的笔杆子,后来一直干到了处级干部。

真没想到我正营转业,被安置在地毯厂,当年的通信员把我调到机关

其实说了这么多,还是想说,生活中一定要与人为善,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的好事,就会在未来给自己带来多大的福报。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可以的话,就不要与人交恶,比起有好报,其实被人下绊子更可怕。

当您读完这篇文章,我也希望能够大家都能在生活中保持这份善意,将这份美好传递开来。

原创文章,作者:指尖音乐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3168.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