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图片与本文无关,若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投稿人:匿名(声明:本文非我自己的经历,是投稿人的真实经历,为方便阅读均使用第一人称)

我们家是村子里有名的困难户,光困难还不止,还很晦气,村长说,老王家地基底下有不干净的东西,能吃人钱财,他们一家人都有问题。

这样的话,口耳相传的多了,村子里的人就都相信,我们家的人能吞别人的财,谁都不愿意跟我们家的人有金钱往来。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平时还倒好,但在母亲去世之后,村子里的人再不愿意接近我们,人情世故总还是要走一走的,我们几个儿女平摊了母亲的丧事费用。

但其他的亲戚都不愿意,倒也不是他们想出一份力。

主要是他们想让我一个人出母亲所有的丧葬费,因为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成家立业。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再加上我是个小姑娘,他们人多势众的要挟起我来,要不是几个哥哥姐姐帮忙,村里人的愿望恐怕就会达成了。

要说村子里的人究竟有什么愿望?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让我一个人出母亲的丧葬费,这就得从过去说起。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我母亲,是李家村里的大美女,十里八乡的人都听说过我母亲,当年求娶我母亲的人可不少,前来说媒的人非常多。

但我父亲从来没在我母亲周围出现过,其实当时老王家名声也不差,还没有被传言说老王家的人能够吞别人的财。

相反的,我父亲当时和家里的其他亲戚都经营着一些小本买卖,也算是村子里面比较富裕的人了,但我父亲第一开始并不喜欢我母亲。

我父亲当时喜欢的是邻居家的青梅竹马的大姐姐。当时父亲,邻居家青梅竹马的大姐姐,也就是安姨,已经和我父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所以在我母亲当时求娶者众多,都踏破姥爷家门槛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我母亲这两个人完全没有任何的交集。

听我已经过世的姥爷说,当时我母亲的追求者,当中最有可能成为我母亲未来的伴侣的,是当时家境比较好的村长,当然了,当时的村长是潜力股,他父亲就是村长,要是没什么大岔子,他父亲的村长职位很有可能顺延。

另一位潜力股,就是从外乡来的,在李家村开了一家大超市的陈叔叔。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当时的村长和陈叔叔对母亲的追求非常热烈,两个人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当时的村长还经常去挑衅陈叔叔,只不过陈叔叔都不愿意理睬他。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我父亲和安姨,这对青梅竹马能成,当时的村长或是陈叔叔和我母亲能成。

但没想到最后,父亲和母亲走到一起,安姨和陈叔叔走到一块,当时的村长在某一天之后,突然对我母亲冷脸,并开始格外的针对我母亲。

而且就在村长对母亲态度转变之后,父亲和母亲很快就结婚了,但老王家,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尤其是以我父亲为主的王家,做的小生意还破产了。

在这之后,村长就说老王家也就是专指的我家,地基里藏着脏东西,吃了我们家的钱,脏东西通过老王家的人吃干净别人家的钱。

当时村子里很多人都和王家有生意往来,我们家落魄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和我们家有往来,老王家其他人其他亲戚也不和我们家有往来。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别人的不理睬,我们暂且还能承受,但是来自其他亲人的背叛,让我们家的人心寒不已。

父亲打小就和爷爷一起做生意,从小就是生意人,没干过什么别的事,自从家里落败之后,父亲就跑到爷爷留给他的田间地头,辛苦劳作。

只可惜,父亲只有经商的天赋,他没有干农活的天赋,所以我们一家人过的都非常艰辛,好在父亲和母亲他们两个的文化水平还都比较好,我们五个子女在长大之后都考了一个不错的学校。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但还没等我们长大成人,父亲就先离开了,只剩下母亲和我们五个相依为命,虽然我们一家人一直承受着村民们的歧视,但好在我们内部团结,生活也算过得去。

但俗话说的好,麻绳专挑细处断,母亲还没有享受什么好生活,在我还没有大学毕业的时候,几个哥哥和姐姐告诉我说,母亲得了很严重的癌症,恐怕没多长时间了。

这个消息对于我们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但就算是绝症,我们也仍旧抱着希望,不停的来往于医院。

最后,母亲实在是扛不住,选择不治疗,在家里过最后的日子,当时我还在上学,没有办法一直陪着母亲,几个哥哥姐姐轮流照顾母亲。

最遗憾的是,母亲在走之前最后一面我都没有见到,等我匆匆忙忙赶来的时候,哥哥姐姐说要遵循母亲的意愿,带着母亲回老家,要让母亲跟父亲葬在一起。

当时我收到了比较剧烈的打击,就没有注意哥哥和姐姐的表情,并没有意识到母亲回到老家,会引起什么样的事情。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哥哥和姐姐们带着母亲回到老家之后,大张旗鼓的将母亲已经离开的事实散播出去,我当时只顾着悲伤,不理解哥哥姐姐们这样做的原因。

在消息散布出去之后,老王家的其他亲戚就突然找上门来,不愿意让母亲埋在老家,更不愿意让母亲和父亲合葬。

之后就是村长,骂骂咧咧的过来,甚至想要大闹灵堂。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哥哥姐姐们对这些人都没有任何的阻拦,他们就像是没见到这些人一样,无论谁来了,他们都会郑重的给母亲磕一个头。

老王家的亲戚说我们家人晦气,所以不会掏出来一分钱,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不愿意让已经出嫁的姐姐们和已经娶妻的哥哥们出钱。

这些亲戚们说,已经成家立业的王家人,就算是独立出来了,跟他们这些做亲戚的就是一样的了,不能全算是原来的老王家人。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也就是我父亲的亲人,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还没嫁出去,所以就算是老王家的人,让我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费用,就不会影响到任何亲戚。

亲戚们说着歪七扭八的道理,哥哥姐姐们也不为所动。

我很是纳闷,因为平时哥哥姐姐们也非常的厌恶村子里和我们不交好的村民们,如果我受欺负,哥哥姐姐们一定会看不下去的,为什么这次他们什么都没做?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等到在灵堂闹事的人越来越多,最大的哥哥才开口说话,给大家讲了一个尘封很久的故事。

当年母亲的追随者,也就是陈叔叔和以前的村长,陈叔叔为人比较明快,正直。

什么事都和母亲直说,但是以前的村长和现在一样阴险,他确实是喜欢母亲没有错,但为了追求到母亲,村长私底下没少干坏事。

村长为了能娶到我母亲,甚至跑到村里的神婆,也就是因为精神病疯疯癫癫的寡妇家里,求了一包神药。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神婆和村长说,这包谁要能够让我母亲回心转意,只要让我母亲吃了,他们两个就能够在一起。

村长很听话的,就把混着神药的酒水送到姥爷家,本来他是想要让这些酒水被母亲喝掉,没想到母亲不愿意要村长带来的东西,就把酒水给了姥爷。

好巧不巧的,当时爷爷来姥爷家做客,两个人谈论生意上的事情,当时爷爷和父亲做的是药材买卖,姥爷家的甘草最好,爷爷早就盯上了这个生意,一直软磨硬泡。

爷爷和姥爷相谈甚欢,爷爷就先喝了,村长送来的酒,但没想到的是,村长送来的酒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神酒,而是被勾兑了的毒药,爷爷喝完之后就不舒服。

姥爷就意识到酒有问题,两人一合计,就知道了村长的猫腻,所以打那一天起,母亲和村长的事情就彻底告吹了。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而至于爷爷,他一直以为自己吃下去的酒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他不觉得村长能够狠到把人毒死。

结果拖来拖去的,吃了毒药的爷爷,身体越来越差,为了救爷爷的命,姥爷配上了自己全部的家当,父亲也赔上了自己所有的身家,也没能救回爷爷的命。

这个时候,父亲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给青梅竹马的大姐姐带来幸福,所以只能和安姨分开。最后,安姨和陈叔叔走到一起,母亲照顾失意落魄的父亲,两个人就结婚了。

后来的事就是村民们熟知的版本了,村长做贼心虚,所以提前放出消息。

让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远离我们家的人,毕竟当时姥爷和爷爷一家相继破产,确实让很多人都相信了村长散布出去的传言。

五个儿女平摊母亲丧事费用,众亲戚指责不合理,结果却让人服气

至于他们硬是要把母亲送到别处去安葬,不让哥哥姐姐们给母亲出丧葬费,一个是村长害怕母亲,因为母亲说自己在去世的那一天,肯定会让村长身败名裂。

一个则是因为,村长要圆自己的谎,他说我父亲是有问题的,谁接近他谁就会逐渐落败,所以为了不让谣言不成真,他选择让我承担母亲所有的丧葬费用。

光靠说,村民们并不相信,哥哥和姐姐们拿出来最有力的证据,当年爷爷喝的那壶毒酒,酒后一直被母亲保存。

当时爷爷在离世之前说,村长一家,毕竟在村里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揭发了他们,老王家其他的人也不好过。

再说了,自己也已经到了该走的年纪,也没有那么恨村长一家。

但母亲为了保留证据,一直保存着酒壶,爷爷也没有火化,在母亲的葬礼办完之后,村长也受到制裁,也算是恶有恶报。

原创文章,作者:指尖音乐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3204.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