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他与白居易为旧友,与白居易齐名,被世人称为“元白”,他倡导新乐府运动,首创“元和体”,他擅长写悼念诗,曾写下堪称悼念诗巅峰的《离思五首》,其中“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更是被世人咏唱流传,他,就是唐代著名文学家—元稹

就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却为名利抛弃自己的初恋白月光求娶高官之女为妻,在妻子死后,竟还与名妓、戏子有染。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请听我细细道来。

初恋还是活在梦里吧

事情还要从元稹身世说起。

话说元稹8岁便没了父亲,家中虽是官宦世家但家境不济,出身书香世家的母亲深知教育的重要性,教授元稹识字写字,供养元稹学习读书。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15岁那年,元稹参加录取率高的明经科,只一次便高中,但靠这种渠道不能立刻为官,还要通过吏部考试才能做官。

六年后,21岁的元稹寓居蒲州,在此邂逅了他的初恋白月光崔双文。

初遇双文时,元稹便被双文的长相深深吸引。乍看这女子面若桃花,羞中带怯,腰若细柳,娇喘微微,再细细看来,竟发现这女子不仅是样貌极佳,却也是诗饱读诗书,出口成章。

这才貌双全的佳人,让未经世事的元稹很难不心动。于是元稹便对崔双文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开始疯狂写情诗,一篇一篇的情诗被送到崔双文的手上。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身为大家闺秀的双文一开始自然是不愿,但也受不起撩妹高手元稹的猛烈攻击,没过几次便败下阵来,与元稹好上了。

三年后,24岁的元稹拜别双文,到京城参加吏部考试。

皇天不负有心人,元稹凭借着出类拔萃的能力,一举高中,入了秘书省任校书郎。

正巧这时,才貌双全的元稹被新任京兆尹韦夏卿看中,他二话不说拉住元稹就要给自己女儿说亲。要知道,元稹早与崔双文私定终生,但又深知此时是个难得的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好机会。

于是他便盘算着:自己门第不高,要是能取到名门贵第家的女儿,那对自己的仕途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崔双文,她家门第也不高,不如…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元稹果断弃了崔双文,娶了韦夏卿的小女儿韦丛为妻,信誓旦旦许下的诺言终究是抵不过他的仕途名利,曾经的海誓山盟如今却变成新人笑,旧人哭。

爱妻离世,我很难过,但是不妨碍我找新欢

元稹与韦丛成婚后,由于元稹官位不大,生活并没有改善很多。尽管生活上不如意,但是妻子韦丛没有丝毫的怨言,不仅如此,韦丛还时常劝慰元稹,在精神上给予了元稹很大的支持,这位贤惠温柔,又有才华的女子让元稹感动不已,元稹也逐渐深深爱上了她。

可惜的是,公元809年,年仅27岁的韦丛便因病离世了,妻子的离世加上仕途的不顺让元稹很是痛心。他为爱妻写下了很多刻骨铭心的悼念诗,细品这些悼念诗也可看出韦丛在元稹心中的份量极重。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同年,元稹奉命出使蜀地。到达地方后,便马不停蹄地去寻那薛涛。

这薛涛又是谁呢?薛涛,是蜀地一带的名妓。她虽是烟花女子,但是才华出众,文笔极佳,且长相可人,可谓是人间尤物。

对于这样的奇女子谁不想多看一眼呢,于是无数王孙贵族慕名而来,但是薛涛怎会那么容易被拿捏,多少人想见一面都难,更别说想要得到这位绝代佳人的心呢。

但世事无绝对,在元稹看来,喜欢的女子,便一定要搞到手。于是他又使出自己的老办法——写情诗。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这一写,还真把薛涛给撩到了,薛涛也回赠元稹——“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表达出自己愿意与元稹双宿双飞。

于是,元稹与这位比自己大十一岁的姐姐谈起了恋爱,两人是如胶似漆,如鱼似水。

但没过多久,直言不讳的元大人得罪了权贵,从蜀地调职到了洛阳,这下好了,两人两地相隔,变成了“异地恋”。

“异地恋”之后,两人只能通过书信来表达相思之情。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后来,薛涛嫌写诗的纸又大又不好看,自己又喜红色,便采集花瓣,做了一种色彩艳丽,小巧玲珑的纸张用来专门写诗,这种纸被后世成为——薛涛笺

再后来,薛涛写的诗,元稹渐渐不回了,薛涛自知身份低微,但情根深种,久久不能释怀,便褪去红衣,换了道袍,一代才女因一段有始无终的感情归于淡然。

有夫之妇也入眼

离开薛涛之后,元稹又经历了一段“艳遇”。

这天元稹到绍兴一带任职,正好赶上了当红名角“刘采春”和丈夫周季崇的演出。元大人一看,这刘采春不但嗓音动人,这长相也如出水芙蓉一般。

我不说您也猜到了,这元稹大人又看上人家了,不仅看上人家了,还又给人家写诗了,不仅写诗了,人家又成功上钩了。

唐朝最会撩妹的诗人 ——元稹,多情和薄情,只在一念间

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当然了,按照元稹大人的脾气,这段感情肯定不能长久下去,于是这段感情缠缠绵绵了七年,终于还是不了了之。

回望元稹的整个感情史,女子对于他来说似乎只是抬高官位的筹码和满足自己情感的工具,有用便取来,无用便舍去。

说是多情,也的确多情,处处写诗作赋,处处留情,对每个女子也是用情极深,颇为深情;说是薄情,也确是薄情,每每不爱了也是断的干脆,绝的干净。

真真是应了那句,文人多情也薄情。

#历史开讲#

原创文章,作者:冲出史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3263.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