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扩张了4.6倍,日本央行正在为它的超宽松政策付出巨大代价

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最近做出了人生最重大、可能也是最正确的决定——婉拒了岸田政府将其提名为下一任日本央行行长的请求。

随后,岸田政府提名经济学家、前日本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植田和男出任下一任央行行长,用来接替任期即将到期的黑田东彦,黑田于2013年上任,到4月将完成他的第二个任期。

十年扩张了4.6倍,日本央行正在为它的超宽松政策付出巨大代价

日本下一任央行行长植田和男

植田和男是典型的货币鸽派,他曾完整地参与过日本央行的零利率政策和量化宽松政策的引入。在2000年,当时的日本央行要解除零利率政策时,植田投了反对票。

但即使是植田,也不得不收起他的鸽派态度,开始退出日本自2007年起就开始施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日本将成为发达国家中最后一个退出宽松政策的国家。

两方面的原因迫使日本央行不得不收紧它的货币政策:

1.日元贬值的压力巨大。去年初,美联储开启了史无前例的暴力加息,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将联邦基准利率从零上调到4.75%,美日之间的利差长期维持在4%以上,这导致了日元快速贬值,最高时贬值了30%以上。

2.日本的通胀开始抬头。由于能源价格高企和动荡的供应链,日本的通胀在一年时间内从0.5%上升到4%,远超过央行2%的货币政策目标。

十年扩张了4.6倍,日本央行正在为它的超宽松政策付出巨大代价

日本一年来的通胀

事实上,从去年12月开始,日本央行就已经开始收紧了它的货币政策,将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上限从0.25%上调至0.5%,缓慢开启了紧缩步伐。

为了配合安倍经济学,黑田东彦在任期内通过国债购买大肆扩张货币。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总额从2013年的125万亿日元增加到了2023年1月的583万亿日元,十年间增长了4.6倍,对ETF的持有额从1.5万亿增加至36.9万亿日元,日本央行甚至出现在了众多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中。

根据日本财务省2月10号发布的数据,日本的国债余额已经突破了1000万亿日元,这意味着日本央行已经持有了超过一半的日本国债余额,包括2/3的偿还期在1年至10年的国债总额。

这个数字似乎暗示日本央行持有的某种债券类型超过了其发行总量的100%,它将这种债券反复借出去再买回来,以此来扩张货币,进行收益率曲线控制。

为了维持住0.5%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上限,日本央行从去年12月开始已经购买了超过2400亿美元的国债,是其GDP的6%,同期购买水平的3倍。

简言之,日本央行的货币扩张之路已经走到了极限,再发展下去市场可能都没有足够的债券供其购买了,植田和男必须尽快退出日本的货币宽松政策。

十年扩张了4.6倍,日本央行正在为它的超宽松政策付出巨大代价

植田上任后,可能会再次升高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上限,或者干脆放弃收益率曲线控制。但如何执行,则困难重重,堪比在金融市场上走钢丝。

债券收益率和价格成反比,提高收益率目标意味着债券价格就会降低。日本央行提高收益率目标在金融市场上已经是明牌,那就意味着不久之后日本债券的价格将会降低。

对投资者而言,如果现在就能以更高的价格出售,为什么还要等到它价格下跌之后再出售呢?鉴于此,海外投资者正在大举抛售日本国债,这更大大加强了日本央行收益率控制的难度。

但日本央行又不能退缩,如果它现在就透露出丝毫要放弃收益率控制的信号,只会助长市场的投机情绪,导致金融市场的动荡。一句话,它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太晚了,因此就只能明着底牌任由市场投机、薅它羊毛。

根据一项评估,日本国债收益率每提高0.25%,日本央行就要损失600亿美元,而且如果日本央行退出负利率政策的话,它还不得不给日本金融系统存在央行的准备金支付利息,退出地越快,支付的利息就越多。

日本央行行长可能已经成为全世界工作难度最高的金融职业,也难怪雨宫正佳不为名利所动,坚决推辞了这一职位,按现在的处境来看,担任这一职务确实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日本央行提高利率对本就疲软的日本经济而言绝对是一个坏消息,对用惯了便宜钱的日本社会将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未来几年,日本经济的前景不容乐观。

原创文章,作者:子业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3509.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