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翻遍史书,几乎没有人像朱元璋一样从一个乞丐成长为皇帝,对于这翻天覆地的转变,朱元璋本人十分满意。

可人生总不能一直一帆风顺,妻子与儿子接连离世的打击让朱元璋一蹶不振,朱标早亡后,为了让好太孙朱允炆当稳皇帝,朱棣决定派自己的几个儿子去戍守边疆。

朱元璋是一个很有远见的帝王,在各位王爷就蕃前他就想到了藩王造反的可能,为了让藩王能忠心耿耿的辅佐他们的小侄子,朱元璋制定了一系列约束藩王的法则。

看着这些漏洞颇多的法则,朱允炆担忧道:“爷爷,叔叔的确能帮我抵御外敌,可要是他们扩大势力后造反,我又该如何?”

天真的接班人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在洪武二十四年前,朱元璋还是得意的,他有充足的信心让儿子朱标继承这个偌大的王朝,但洪武二十四年,朱标的病故彻底击垮了这个年迈的皇帝。

幼时经历父母、兄长离世,老年还要经历爱妻、爱子离世,这种痛不欲生的打击让朱元璋变得愈发疯狂。

太子可以离世,但继承人必须要有,看着虎视眈眈的藩王和不满的太子集团,朱元璋轻轻摇头,如果真的选藩王当太子,那他前几十年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好不容易打造的太子党,朱元璋不甘就如此舍弃。

将有资格继承皇位的继承者看了又看,朱元璋最终选定了朱标的儿子:朱允炆。隔代传位的故事在历史不是没有,但较为少见,藩王们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略过儿子让孙子继位,朱标在的时候他们不敢觊觎皇位,但如今太子都病故了,难道皇位还轮不到他们吗?

藩王们不满皇帝父亲的安排,但他们除了服从又能怎么办呢?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太子朱标去世的第四个月,他的次子朱允炆被立为皇太孙,成了大明王朝新的继承人。这下太子党安心了,藩王们也被迫安心了,朱元璋已经摆明了他的态度:大明的皇位只属于朱标和朱标的儿子。

立朱允炆为皇太孙后,朱元璋又有活干了,他要像曾经为朱标铺路一样为朱标的儿子铺路,他先是给朱允炆找好老师,重点培养他的治国能力,后又谋划蓝玉案,解决掉自己眼中一切能威胁到朱允炆皇位的人。可能蓝玉案的牵连者都没想到,时隔十几年,朱元璋居然还能搞出个胡惟庸案的翻版。

蓝玉牵扯人数达一万五千之多,当年躲过胡惟庸案的臣子都折在了里面,这其中就包括两年前朱元璋为朱允炆找的两位老师。

解决完威胁,下一步就是帮助皇太孙建立一个牢固可靠的政治班底,朱元璋找来了曾经的太子伴读黄子澄、大儒方孝孺和为官多年没有过失的齐泰共同辅佐朱允炆。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站在普通文官的政治角度来看,朱元璋的安排堪称完美,但他们忽略来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朱允炆不是朱标,朱标仁厚但坚韧,亦有治世的才能,可朱允炆只学到了父亲的宽容,却没有学到父亲治世的手段,给他安排一个书呆子组成的政治班底,极有可能造成朝堂上文武失衡的局面。

在爷爷的扶持下,朱允炆正在向一个贤君的方向发展,但他总是感到不安,这种不安一部分来自于对自己能力的不自信,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对藩王叔叔的忌惮,藩王里,最让朱允炆害怕的就是他的四叔,燕王朱棣。

一次下学,赶到宫中面圣的朱棣拦住大侄子打趣道:“没想到啊,你小子也有今天。”朱允炆在凶悍的朱棣面前显得手足无措,此时,朱元璋站出来指责朱棣对皇太孙不敬。

朱允炆只说是四叔和自己闹着玩,朱元璋便没把这事放心上,这件事像一根刺一般扎在朱允炆心上,他每次想起总觉得害怕。

首鼠两端的新帝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朱棣离宫后,朱允炆常常暗自叹气,黄子澄看出他的不对劲便开口询问,朱允炆把自己担心藩王叛乱的事儿告诉了他,黄子澄安慰道:“当初景帝削藩时,诸王联合发动七国之乱,大将周亚夫仅用三个月就平定了叛乱。太孙你不用担心,一切等继位就好了。”

听完黄子澄的话,朱允炆大受鼓舞,他认为自己现在只需要等待,等当上了皇帝,就能慢慢处置藩王。

黄子澄、朱允炆借鉴汉景帝削藩的例子时忽略了两个重点问题:朱允炆有汉景帝的才能吗?明朝现在还有能比肩周亚夫的大将吗?他们忽略的问题在不久的将来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打击。

朱元璋在教导朱允炆时,得意的告诉他:“我把你的几个叔叔分为藩王,让他们守住边境,你就能安心做皇帝了。”

朱允炆听了爷爷的话并没有感到开心,他反问:“外敌入侵时有叔叔抵抗,但要是叔叔发生叛乱,我又该怎么办呢?”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朱允炆的这个问题可把朱元璋难到了,从胡惟庸案起,他诛杀了近五万人,解决了一切有关皇位的外在威胁,却没有想到藩王的隐患。

朱元璋残忍嗜杀,可他不忍心对家里人动手,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便把问题又踢给了朱允炆:“依你的看法,怎么做好啊?”

朱允炆没想到朱元璋把问题拋给了自己,他稍作沉思道:“用圣人道德的来敲打他们,用礼法来约束他们 ,如果不行就削减封地警告他们,可叔叔若是执意谋反,我就只有拔刀相向了。”

朱元璋听后点了点头:“这就是最好的办法。”担心朱允炆真对藩王开杀戒,他又交代朱允炆:“你可以对藩王动手,但不要伤及他们的性命。”

洪武三十年,朱允炆继位,在三位心腹大臣的建议下,他省略了道德和礼法两个步骤,直接削藩。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御史建议朱允炆拿势力最大的燕王开刀,但因燕王无过,被拒绝了,为避免藩王联合叛乱,朱允炆以迅雷之势,用不到一年的时间连削周、湘、齐、代、岷五位藩王,湘王不堪受辱,自焚而亡。

其实朱允炆削藩完全有更好的选择,比如施行推恩令,或者将藩王调离属地、收回兵权 ,但朱允炆没有这样做,他选了一个最差的办法:直接削藩。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那就一条道走到黑,紧接着把燕王朱棣也削了。

可朱允炆既想站在道德制高点削藩,又不想落人口实,留下杀叔的骂名,于是在削朱棣时他犹豫了,他减少燕王亲卫,派官员接管北平府政务,后又让人去监视朱棣,只要等朱棣主动犯错,他就把人圈禁或流放,削藩的事业就此结束。

朱允炆首鼠两端的做法不仅没削掉朱棣,还把自己送上绝路。

之前被胡惟庸和蓝玉牵连的四万五千余人是真的想谋反吗?未必见得。皇帝想处置谁不用找理由,那是文官、史官该做的事,朱允炆现在要做的就是像削五王一样削朱棣,但很明显,朱允炆并不想这么做。

“书生误国,所言非虚”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建文元年七月,朱允炆等到了朱棣主动犯错,但此时已经不是圈禁或者流放的问题,因为朱棣造反了。

朱允炆是好学生、好儿子、好圣孙,但绝非是一个好皇帝,朱棣起兵造反时只有八百人,他却信心满满,反观朱允炆,手握三十万大军,手足无措。

朱元璋已经把大将杀的差不多了,从武将里挑来挑去,朱允炆选中了战功赫赫又逃过了胡惟庸案和蓝玉案的老将耿炳文。

八月,六十五岁的耿炳文带着三十万大军,兵发北平府,起先因人数的优势,耿炳文并未把叛军放心上,但没想到仅两次交战,燕军就杀了四万南军。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耿炳文从军多年也没有见到过如此强悍的军队,面对燕军,耿炳文选择发挥自己的特长:防御。耿炳文率军守在燕军的必经之路真定,只要朱棣过不了真定,叛军早晚会被拖垮,耿炳文守城很有一手,朱棣勇猛无双的燕军也攻不进真定。

耿炳文只攻不守的行为让黄子澄、齐泰十分不满,他们告诉朱允炆:“耿公年迈,锐气不比当年,虎父无犬子,不如换李文忠将军之子李景隆出战。”朱允炆对黄子澄的安排十分满意,耿炳文被换了下来,李景隆开始上场。

李景隆和朱允炆及他的政治班底适配度很高,他们都是一群理论知识丰富,实践经验为零的“人才”。对于纸上谈兵的李景隆,朱棣丝毫不惧,在李景隆的反向帮助下,朱棣没用多久就攻到了京城。

危急关头,朱允炆再次做出了一个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让李景隆守城门。

朱元璋临终前孙子问他:外敌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该怎么办

李景隆见胜利无望,直接大开城门迎接朱棣进城,朱棣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京城,绝望又后悔的朱允炆效仿他的湘王叔叔自焚。

朱棣进城后并没有发现朱允炆的踪迹,只见到一具被焚烧的难以辨别的尸体,建文皇帝不知所踪。

在黄子澄、齐泰、方孝孺等书呆子的“帮助”下,朱允炆的皇帝只当了四年就被燕王取代,真乃书生误国。

公元1402年,朱棣登基称帝,改年号为永乐。

可能地下的朱元璋也没有想到,自己给太孙铺路最后居然便宜了儿子,如果朱允炆的两位老师冯胜、傅友德活着,或者蓝玉案没发生,说不定朱棣就不会造反,历史也将会是另一个结局。

原创文章,作者:史中阅灯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53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