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乡起义成功后,陈胜为何要杀掉吴广,司马迁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前言

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历史长河中,岂是没有过农民起义与暴政?每当统治者的贪婪与残暴积累到民众再也忍无可忍之时,难道不会掀起滔天巨浪,向压迫者讨还公道吗?

公元前209年爆发的大泽乡起义,又岂不是这种压迫与反抗漫长较量中的一次高潮?

魏豹变法引发民变萌芽

当时的秦王政由秦二世继承,此君昏庸残暴,挥金如土,滑日愈下。他照单全收先祖秦始皇“烧书坑儒”的苛政,使天下学术衰微,士人怨声载道。此外,他又效法魏豹变法,一面收缴民间武器,一面大肆营建宫苑。这使得秦国民众深受其害,已久忍无可忍。

这些举措激起了民间普遍的不满,大泽乡百姓陈胜和吴广更是积怨已深。二人本是邻里好友,同属大泽乡一个行政村。陈胜乃敢想敢为之辈,生性不甘心当苦力;吴广则聪慧多谋,善于权衡利弊。二人暗地里常怨言当前朝政腐朽,殊不知一语成谶,他们正是这场动乱的导火索。

机缘巧合,他被抓壮丁

公元前210年冬,陈胜与吴广等九百多名乡民被秦朝征发,前往边防修筑长城。修筑期间,连日暴雨使工期严重延误。按照秦朝律法,错过工期者一律要被斩杀。此外,修筑现场还有几名监工,手中握有生杀大权。

眼看命运已至暮年,陈胜心中升起莫大的不甘。他暗想,不如与众人造反,或许还有活路。偷生的念头驱使他三番五次地与吴广商议,企图一举推翻现状。吴广虽不若陈胜般积极主战,却也明白大限将至,唯有孤注一掷。最终,二人达成共识,决定趁机发难。

神秘预言树立威信

起义并非儿戏。眼下虽有九百多人,却无组织纪律,更无武器粮草。要推翻一个王朝,必须首先打动人心,树立权威。于是二人决定先行布置,使陈胜成为众人心目中的救世主。

“民心所向,复何难乎?”吴广心中暗忖。第二日清早,他便在一条鲤鱼的肚子里插上小纸条,上书“大楚兴,陈胜王”六字,然后假意去河边垂钓。河水东去,鱼群北上,最终,一条胖乎乎的鲤鱼被吴广钓起。众人切开鱼肚一看,角角分明写有六字天书。

起初还心存疑惑的人群登时炸开了锅。他们的目光全数投向陈胜,似在期待一个解释。陈胜也不负众望,当即面色凝重地说:“天意已决,我辈理应起而行之。”

此后,陈胜的威信渐渐确立。更多起义军踊跃加入,声势浩大。一个孤注一掷的梦想,正逐渐成为现实。

杀官兵建立新政权

时至月中,大限将至。起义军蓄势待发,终于选择在这一天正式爆发。陈胜首先让部下把守在修长城的几名监工杀死,夺取了他们的兵刃和粮食。手持武器的九百多人随后杀向县衙,将当地几名官吏也尽数格杀。此举的残暴虽令人胆寒,却也让众人明白再无退路。

占领县城后,众人推举陈胜为大将军、吴广为都尉,建立起一个汉人政权,自称为“张楚”。张楚地处江淮之间的中原腹地,势力范围迅速扩大。他们的队伍也从最初的九百人增加到数万人,拥有六七百辆兵车和庞大火力。几场胜利使这支农民起义军声势大振,人心亦十分积极。

陈胜吴广:一对“金兰”组合

张楚政权内,陈胜与吴广可以说是一对“金兰”组合。陈胜好大喜功,自视甚高,便让手下拥立他为王;吴广则将心比心,对待老百姓和士兵都很仁慈。可以说,这正是张楚之所以能迅速壮大的一个关键。

然而,权力的扩张与膨胀也让陈胜产生了骄傲自满。他见了手下人便一副睥睨姿态,再无从前亲民做派。一次,有位老乡拜访陈胜,毕恭毕敬地叫他的小名“胜儿”。

陈胜大怒,让人把这位老乡杀了。自此,军心渐渐从陈胜身上移开。这成为日后陈吴决裂的远因。

此时的吴广依旧谦和有礼,将士们对他爱戴有加。陈胜深感忌惮,暗自盘算要除去吴广这个心腹大患。于是,当吴广率军攻打秦军重镇荥阳时,陈胜便另立心腹,秘密授意吴广麾下的田臧将其杀害。荥阳之围遂告吹退。这标志着张楚内乱的开始,也是大泽乡起义走向败亡的转折点。

起义覆灭,悲歌一曲终

吴广的死让张楚军心涣散,信心汹汹。不久,陈胜也被自己的车夫所杀。至此,战争打响仅一年有余的张楚起义,就此宣告结束。

农民的梦想破灭,所有希冀都成泡影。一曲悲歌落幕,朝代兴衰轮回,这似乎就是中国历史的常态。

人心难测,多舛命运

历史往往出人意料。起初,陈胜与吴广两个农家子弟,联手发动起义,声势浩大。谁也想不到,最终这对好友却成了水火不容的死对头,同归于尽。种种迹象表明,这并非偶然,而是人性的必然。

权力能放大一个人最深处的欲望,也能暴露一个人最隐秘的缺陷。起初高尚的理想一旦落空,便成为日后背叛的理由。吴广死于非命,陈胜则丧生车下,种种结局都出自同志相害。这再次表明了人心的多舛难测。当贪婪、嫉妒、猜忌等七情六欲占了上风时,哪怕曾经最亲密的朋友也会反目为仇。“民心所向,复何难乎?”或许,唯有那永远不渝的民心,才是推动历史变迁的原动力。

结语

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农民起义,或许正是这种民心的体现。每每旧王朝的腐朽堕落积重难返之时,必将掀起民变巨浪,超越一切权势与阻碍,向自由进发。死水般的现实需要激流猛注方能涤荡污秽。血与火淬炼出的新生,终将开启新的篇章。

所以,我们是否应该讴歌那些为正义而献身的烈士们,哪怕他们的牺牲徒劳无功?又或者,我们是该庆幸旧制度的覆灭,因为那为新生铺平了道路?历史并无定论,解释权依旧在人。

原创文章,作者:赵赵的期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ocalmtjobs.com/650.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